快眼

第七十八章 黑龙?

    郝有茗腾的坐起来,惊恐地注视着绿狗。

    ‘‘怎么了?哪有危险?’’郝有茗不敢大声说话,压着嗓子问。

    ‘‘你仔细听,有很奇怪的动静。’’绿狗支棱着耳朵,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帐篷外还是呜呜的风嚎声,除了风声外一片寂静。郝有茗屏息凝神地听了半天,没听到什么别的响动,倒是自己紧张的心跳声越来越响,敲鼓似的。

    ‘‘我什么都听不到。’’郝有茗脸煞白,他小声问,‘‘离得很近吗?’’

    ‘‘不,很远。’’绿狗摇头,虽然很远,但它的嗓音依然透露着惶恐。黑夜里它的眼睛反射着幽幽的绿光,跟狼似的,只不过是害怕的狼。

    郝有茗被绿狗这副模样吓坏了,绿狗一直胆大而且自负,南街鬼屋那种鬼森森的地方丝毫不怂,现在竟然说话都吓得变了声。它肯定听到了某种意味着极大危险的声音,那种危险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即使离得很远依然意味着巨大的威胁。但是因为自己听觉不强,听不见那种声响。

    郝有茗想了想,把佟娴送给自己的手枪攥在手里,拉开帐篷拉链爬出去。蹲在帐篷旁边往四周看。

    四野一片黑漆漆,周围的景象还和自己睡觉前一样,周岚岚和吉尔的两顶帐篷就在不远处,紧拉着拉链。更远处是另外三顶帐篷。遍地大雪,冷风飒飒。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但天幕还是黑暗浓厚,估计离黎明还有一段时间。

    绿狗也从帐篷里钻出来,茫然地四处张望。它的后背拱起来,显示出狼感受到威胁时的模样。

    郝有茗犹豫,自己要不要把其他帐篷里熟睡的人叫起来,毕竟绿狗感受到了某种危险。绿狗在这方面的感觉很敏锐,他相信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正常的事。

    ‘‘北面,山上!’’绿狗忽然大喊。

    郝有茗愣了一下,发现绿狗呆滞地仰望着一个方向,才反应过来哪个方向是北。当他往北看去时,觉得身上起了一阵一阵的鸡皮疙瘩。

    北边很远的地方是黑漆漆的大山,山脉起伏的轮廓仿佛汹涌的黑色海浪。在山顶的某个位置,有一片橙色的亮光,乍一看很像火光或者灯光,但那亮光迅速扩大,腾空而起,在夜空中勾勒出一道亮眼的痕迹。但是那个位置实在是太远了,古人说‘‘望山跑死马’’,亮光腾起的地方估计离这里有几公里,甚至更远,所以看不清那亮光是火光还是什么别的东西。

    郝有茗不知道那光是什么,按理说黑夜里的光都是给人希望的,但他不知为何忽然有种恐怖的感觉。借着那一股光亮,使劲分辨,隐隐约约地能看见,其实是一个巨大粗长的、蟒蛇一样的黑色物体在空中腾飞,那些光是从它身体表面散发出来的。

    他盯着那巨大的黑色躯体和妖异的橙光,愣了半晌,突然浑身一震,他好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虽然离的太远难以看清,但那长蛇般巨大的躯体,在空中翻滚的姿态,都越来越贴近于一个家喻户晓的神话传说。

    ‘‘龙!’’他扯开嗓子叫喊起来,‘‘龙!’’

    其他人听见歇斯底里的呐喊,立刻都从帐篷里钻出来,先是寻声音瞧见郝有茗,坐在雪地里满脸呆滞地面相一个方向,再顺着郝有茗的目光回头望,下一秒,他们也都呆滞起来,张望远处山顶巨大的黑影和它身体上的亮光。

    郝有茗觉得脑子不够用了,原来龙的传说都是真的。他忽然想起‘‘黑龙江’’这个名字,据说是那条浩浩荡荡的大江里钻出来过一条黑龙,江边的百姓目睹后口耳相传,因此得名。以前他以为不过是唬人的故事而已,此时此刻,他终于信了这个神话传说,因为他眼睁睁遥望着,一条身上流动着火光的黑龙,就在几公里外的山顶上,盘旋飞舞,映红了一大片白皑皑的雪坡。

    ‘‘这是你们地球的生物吗?’’绿狗问,声音里透着恐惧,恐惧来源于那条龙的巨大,目测估计至少有上百米长,粗的能一口吞下小汽车。

    ‘‘我不知道……传说里确实记载过龙类的存在……但是现在我感觉,地球上很难孕育出这么庞大神秘的东西。’’郝有茗大脑完全宕机,说话断断续续。他确实被震撼的无以复加。

    除了周岚岚和郝有茗两个没手机没相机的人,其他人都已经从短暂的呆滞中清醒过来,举起手机和摄像机开始录像。毕竟这东西世所罕见,能留下来影像尤为重要。但那条龙就像感受到了有人在拍摄它似的,忽然降下去,翻到山的另一边,消失了。那座山上重新恢复了一片黑暗,和夜空融为一体。

    几个人立在雪地里,静静等待了十分钟,眺望刚刚黑龙出现的山脊,迟迟不见有光出现,确认它应该已经远去,不会再出现了。

    时以高回过头,远远的喊,让他们都过去。

    郝有茗把手枪保险关了,塞在自己裤裆里藏着。跟着吉尔和周岚岚走向时以高那边。时以高拿了个风灯放在地上,照亮周围的一小片区域。这时郝有茗才第一次看见那个‘‘导游’’。

    吉尔没说错,那的确是个老头。脸色黝黑,皱纹多的像老树皮。眉毛耷拉着快掉光了,带着厚厚的毛线帽,耳朵边露出一丝短发,已经全白。最让郝有茗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眼睛,深凹进去,显得阴险。给人一种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想的肯定不是好事的感觉。

    时以高把大家都叫过来,是为了聚在一起观看刚刚的录像。

    ‘‘郝有茗,你表现很好,有情况及时提醒了我们。等任务结束,你可以多分十万。’’点开视频之前,时以高先说,‘‘但是你判断错了,那不是龙。’’

    郝有茗不解地望着时以高,不明白他为什么说的如此笃定。

    时以高把摄像机递给郝有茗,他抱住沉重的摄像机,明白时以高的意思是答案就在刚刚的录像里,于是把录像视频点开。其他人都凑过来看。

    黑山上的光和黑影出现在屏幕上,背景是呼呼的寒风声。视频播放十秒后,突然放大了,显然是时以高在拍摄时拉大了焦距,试图拍的更清楚一点。但是那条龙所在的地方实在太远,焦距拉到底,黑龙的图像也仅仅放大了一点而已。

    但这一点就够了,几个人屏息凝神地盯着视频画面,都看出了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