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052-人人皆战

    录像的时间很短,只有短短几分钟,可在体育馆的普通人感觉浑身冰冷,感觉这天要塌了。

    “难不成网上说的都是真的。”有人颤巍道。

    网络上也一直流传着一些图片和视频,跟今天体育馆放映出来的录像相似,标题上还写着

    但底下的评论却没有人相信,不少网友留帖道:

    “楼主醒醒,都二十一世纪了,哪还有战争。”

    “异族?那是三四十年前的怪物了,早就被人类击退了。”

    “是以前的老视频吧。”

    “别不是穿越过来的吧?”

    诸如此类,还有很多很多,但发布这些图片和视频的用户都没有回复。

    这其实都是华国故意流露出来的影像,为的就是今天正式公开。

    大众是知道异族的存在,但大多数对异族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十年前,误以为如今人类已经彻底战胜了异族,误以为大灾难早已过去。

    但事实是这些都是编织好的谎言,为的只是能让社会更好的运作发展,倘若全国人心惶惶,那么首先崩溃的就是内部。

    “正如你们所见到的,异族的威胁从未消失,他们占领了疆土,繁衍生息。”诺阳缓缓道。

    “为的就是能和我们人类打持续的战争,可我们也不是纸糊的老虎,我们也有尖牙和利爪。”

    “在这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不断地扩充军队,为的就是能够抗衡那些残暴凶狠的异族。我们不曾退却,更不会害怕,因为背后是我们要保护的人民。你们,是所有前线战士的心中的温港,黑夜里灯塔指引着我们战斗。”

    “能者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权力,正是他们在前线拼死杀敌的,用生命筑起长城,守卫着我们的国家。”

    不少人泪目,原来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前线的战士正在战斗,每一分每一秒其实都在有人死去,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负重前行。

    “为什么不和解呢?”有人弱弱地问道。

    声音不大,却令在场的所有能者怒目,和解?几十年不间断的战争,死去的战士埋骨他乡,他们的英灵注视着。

    异族凶残,怎会真心与人族和解?这是种族之间的争斗,必将以血来结束。

    就算异族愿意,可人族就会答应?答案是不,同伴们的鲜血染红了战士的双眼,他们不畏战,只恨自已不够强,不能多杀几个异族报仇雪恨。

    “和解是不可能的。”诺阳微笑道,像是在安抚人心,实际上是要掐灭怯懦者的念想。

    “我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无数的能者为今天的局势牺牲,和解是对他们的侮辱。若是和解,那些英灵何去何从?他们的家人将会怎样看待我们?”

    “我们没有资格替他们原谅异族的残虐行为,我们能做只是送异族下地狱,那里他们会接受更公正的裁定。”

    这句话坚定了场内人的决心,唯有死战,决不妥协。

    “我知道大家在担心我们能不能抵御异族,在这里,我可立下誓言。”诺阳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们必会驱除异族,还世界一片美好的净土,拿起枪刃吧!我们对抗的只不过是些跳吠的小丑,将来我们会彻底消灭他们。”

    大屏幕又出现了新的录像,是军部的出征影像,无边的军队,声势浩荡,威武雄壮。

    仿佛就连天神也能讨伐,整齐的步伐,落在地上铿锵有力,震耳欲聋。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被震撼到了,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心中的斗志被点燃。

    “战!”

    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呐喊,但这一声就像引子一样瞬间点燃了所有人的情绪,场内所有能者起立,共喝道:“战!”

    怒吼声直上云霄,从这里向全国传播,许多地方纷纷回应。

    “战!”

    “杀光异族,还世界和平!”

    “人族不败,华国永存!”

    傍晚,程晓等人站在天台,夕阳的光辉洒在他们身上,仿佛所有人都蒙上一袭金纱。

    天边的落日血红,像是在回应今天的誓言,但在程晓这些眼里,那是血

    未来要流的鲜血会更多,将会染红了这片大地。

    爆炸性的新闻轰动了整个华国,往日被蒙在鼓里的人们都清醒了过来,说是不害怕,那是不可能。

    很多人甚至开始囤粮,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若局势真到了普通人想象的那一步,就算你躲到地底下,异族也会挖地三尺把你揪出来。

    街上有人暴动,但很快就被镇压。

    华国为了这一天统筹了多久,高层们想的又岂会比这些人少,很快每个省、每个市甚至每处县都会有地方军队,由能者统领。

    县级能者统领估计是资深的c级能者。

    市级部队则是由a级能者统率,每个区都会安排一位b级能者镇守。

    每个省都会由巅峰s级能者亲自领导,过去的官员要全面配合能者的行动。

    王者们也要出世了,以应对各方的动荡。

    也许会有人认为这是在武力镇压,但是没办法,越是危机的时候,就总是有些跳梁小丑要出来作乱。

    可以说,这一天全国人的心情都很沉重,惶恐不安。

    改变也不只是如此,以往那些在社会上作威作福的能者,马上会被征招,强制性的。

    谁要是不同意,也行,打晕了带走,到时候往战场上一丢,立马乖得像兔子一样。

    真以为高层们都眼瞎?那是在养肥你们,只不过现在该收网了。

    “早点休息,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张云波开口道,他的脸色依旧苍白,但是比刚下场时要好得多。

    陈剑月扶着他离开了这里。

    “老师,我也先走了。我爸爸叫我过去一趟。”诺音说道。

    “我哥也叫我过去一趟,说是家族有指示,”千念澄接着道。

    程晓点点头,两人就离开了。

    整个天台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程晓一个人在这里。

    王越被赶到帝都的罗院长叫了过去,说是研发新的移动监控设备,防止各地暴乱来不及发现。

    就连华灵两大闲人之一的秦无双也被肖君伟带走了,程晓猜测是校长来了。

    “醉梦天下,动乱金戈铁马,这天下何处是家,乱世辉煌”

    手机铃声响起打破这里的宁静,这首歌是程晓高中时最喜欢的小说改编的一首歌,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换。

    即便手机坏了许多部,他要总是会在下载这首歌。

    程晓甚至没看来电显示,就接通了电话,他猜得到是谁打来的。

    接通后,电话那头却是长久的沉默。

    “妈”程晓主动开口道。

    依稀听得见电话那头的抽泣生,还有一个雄浑的男声安慰道:“没事了啊,你看小晓不是接了电话嘛。”

    “你知道什么?我听说有能者可以专门伪造声音来应付家长。”

    程晓迟疑了一会,选择打开手机摄像头,很快那头的人通过了。

    “爸妈,真的没事,你看我好好的。”

    程晓摆动着四肢,脸上的笑容却是很难看。

    果不其然,程母泣道:“退学,孩子,这学我们不上了。

    别去当什么能者了,打仗那是军人的事,你不要去。”

    程晓知道这一天早晚回来,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以至于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晚了,妈。我已经是a级能者,还是军部少尉,在战场上杀的异族早就上百了。”

    程晓不可能退,别说他是当今最受瞩目的天骄,就算是能者学校最普通的学生,也没有退缩的权利。

    你不上,他也不上,那谁来保卫疆土,谁来抵御异族?

    “不,你为什么不跟我们说!为什么?”程母哭道。

    即便她不是能者,不清楚能者的世界,但是今天她也知道市里新上任的领导也是一位a级能者。

    自已孩子的级别能与这样的大人物相提并论,要是在以前,她会无比自豪。

    但是今天她知道这都是用命换来的。

    程母泪如雨下,她担心哪天自已孩子突然回来,却是被装在一个小盒子了。

    “小晓,你自已保重。爸爸不懂你们能者的事情,我只知道你是我儿子。”

    程父接过电话,他比程母更理性,也知道程晓肩上扛着的责任,所以他清楚程晓不可能回来当一个普通人。

    他也没有劝说,因为他知道这是徒劳的,但他为程晓骄傲,年纪轻轻就成为a级能者,相当于现在市里最高领导。

    “你注意安全,凡事要多留个心眼,你记住爸爸妈妈永远在你背后支持你。”

    程父眼睛微红,努力憋住眼泪。他也只是个普通人,一想到自已儿子很有可能战死在沙场,他怎么可能不担心不忧愁。

    安慰好父母以后,天色早已暗淡,程晓回到酒店,看见王越在阳台那里接着电话争辩。

    尽管玻璃阻挡了声音,但程晓还是猜得到王越在和谁打电话。

    因为王越跟他一样,都是普通人家出身,家里人以前是不了解能者的真实情况。

    程晓没去打扰他,径直回到自已房间,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景色,渐渐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