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656章 嘤嘤嘤

    既然想不明白,陆山河就不再想了。

    明天还要去香江找宗柔的父母接收股权,早点儿睡吧!

    第二天一大早,陆山河就敲开了江月蓝的房门。

    “我要去趟香江。”

    随后他把宗柔拜托他的事情,十分详细的告诉了江月蓝。

    “你去吧,这里有我盯着。”江月蓝十分平淡的说。

    陆山河原以为江月蓝会很吃醋,已经做好了听她呵斥的准备。

    想不到她这么冷静,而且看起来似乎很支持他的做法。

    “月蓝,我……”

    陆山河有些愧疚,不由得拉住江月蓝的手。

    江月蓝道“我不知道你对宗柔是不是有想法,但这件事,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去做。”

    “在这个紧要关头,我更不该争风吃醋。宗家的事情,可能是某些人蓄谋已久策划的,你去了香江,也要小心。”

    江月蓝果然是个识大体的女人。

    陆山河十分心暖,“我先去布置这边的防卫工作,然后早点儿出发,也尽早回来!”

    然后,他给蒋梦琪打去了电话。

    “我要去趟香江,你有空吗?一起呀?”

    “你去干吗?不会想带我去见蒋天鹏吧?”

    蒋梦琪是洪英集团的老板蒋天鹏的女儿。

    当年蒋天鹏为了保护兄弟,导致她母亲被人杀死,即使后来父亲干掉了凶手,为母亲报了仇,她也一直不肯认这个父亲。

    “不是。”陆山河道“我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好,我跟你去!”

    能够和陆山河单独出行,可是很难得的,既然不是要劝她认亲,蒋梦琪就很痛快的欣然愿往。

    其实陆山河带上她,也是想找机会化解他们父女间的芥蒂。

    安排好了京城这边的事物,陆山河与蒋梦琪在下午两点多钟,登上了飞往香江的飞机。

    宗家大院一片肃穆。

    宗雄的葬礼属于大操大办,不但规模很大,而且已经连办三天了。

    宗家少主宗冠廷,在父亲的灵位前哭得几乎晕厥过去。

    家族中人看了,无不动容。

    秦傲晴、秦雨豪姐弟俩,代表秦家过来吊唁了。

    今天是葬礼的最后一天,太阳落山之前,为死者进行了安葬之后,宾客也陆续散去。

    只有宗冠廷,仍然跪在墓碑前,哭得稀里哗啦。

    他是宗雄的亲儿子,当然为父亲的死而伤心。

    但这要死要活的样子,多多少少是有些做戏成分的。

    他即将接管家业,还要拉拢家族中人,当然要趁着这个机会,来好好呈现一下自己的孝子形象。

    真他妈的假!

    不远处的秦雨豪,暗自腹诽。

    自从之前宗冠廷联合夜鸿飞对付他,他就一直对宗冠廷没什么好感。

    今天看着他哭得要死要活的样子,更是让他看透了这货的虚伪。

    要不是因为宗雪也在这儿祭拜,秦雨豪早就离开了。

    秦雨豪留在这儿了,秦傲晴也只好在这儿多陪他们一会儿。

    “哥!你不要这么难过了!”宗雪在旁边安慰道。

    “呜呜呜!爸爸会上天堂吗?嘤嘤嘤……”

    宗冠廷一边抹泪,一边问话。

    “爸爸是个好人,一定会上天堂的。”宗雪安慰道。

    “我……嘤嘤嘤,我想去岚若寺,帮父亲祈祷一下,嘤嘤嘤,宗雪,咱们一起去吧,人多了祈祷,一定会很灵的,嘤嘤嘤……”

    “好,咱们一起去!”宗雪点点头。

    既然宗雪决定过去了,秦雨豪作为她的男朋友,也有必要为老丈人祈祷一下了。

    见着三个人都去,秦傲晴也不好意思不去。

    就这样,四人同乘一辆车,一同来到了岚若寺。

    此时,天已经擦黑了。

    “大师!嘤嘤嘤,我想祈祷我父亲,能够顺利飞往西方极乐,希望你能诵经保佑,嘤嘤嘤……”

    宗冠廷摆着一副痛心的样子,冲着寺院的僧人哭哭啼啼。

    只要付钱,这里就会为人诵经,宗冠廷直接慷慨解囊,花了十几万,请了寺院里十多名高僧一同诵经。

    秦傲晴姐弟俩,也只好在这儿陪着。

    诵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宗冠廷看了看时间,然后收敛哭声,“咱们回去吧。”

    天色已晚,岚若寺早已没有其他游客了,寺院里一片寂静。

    他们一同走出了寺院。

    到了外面,正见着有十多人迎面而来。

    这些人服装各异,年龄大约在二十多到五十多不等。

    “小心!”秦傲晴突然顿住脚步,冲其他人低声道“这些人全是高手!”

    她曾是一名优秀的特工,观察力极强,见这些人稳健的步伐,锐利的眼神,就看出这些人都是练家子。

    一群练家子在大晚上的迎面而来,的确值得警惕。

    宗冠廷闻言,却是心中一喜,突然一手拉住宗雪的手,跑向这些练家子。

    “哥!你干嘛呀?”宗雪有些茫然。

    “回来!”秦傲晴紧忙大喊。

    宗冠廷已经跑到这些练家子的近前,突然指向秦雨豪,冲着练家子们说道“就是这小子!给我狠狠教训他!”

    之前夜玉堂跟宗冠廷说过了,想要让夜鸿飞跟他的妹妹宗雪交往。

    要促成这一步,就要先摆平秦雨豪。

    这次岚若寺之行,就是宗冠廷刻意安排的,目的是把秦雨豪引到这边儿,让夜家的人冲他下手。

    见到这群练家子,宗冠廷料想全是夜家安排的人,于是拉着宗雪站了过来。

    “宗冠廷!你什么意思!?”秦雨豪怒道。

    宗冠廷耸耸肩,半边嘴角翘的老高,“你区区秦家的少爷而已,哪儿来的脸高攀我宗家?告诉你,我已经以宗家未来家主的身份,把我妹妹许配给夜家的夜鸿飞,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让位!”

    “哥!我不要跟夜鸿飞好!求你成全我和雨豪吧!”宗雪紧张道。

    “住口!!”

    宗冠廷彻底拿出了家主的威严,直接抽了宗雪一巴掌,“我是家主,我的命令就是天!”

    宗雪十分委屈的哭了。

    “宗冠廷!你他妈猪狗不如!”

    秦雨豪再也压抑不住怒火,攥拳拳头就要冲过来。

    秦傲晴手疾眼快,紧忙把他拉住。

    “愣着干嘛?还不给我教训他?”

    宗冠廷甩动一下秀发,抬手指向秦雨豪,冲着练家子们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