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一百二十七章 留下的红印

    男人沙哑嗓音含藏的**,不禁令皇甫羽晴的身子蓦地紧绷,不敢动弹分毫,明显感觉到此刻抵在她沟壑间的坚硬是什么,轻嗔出声:“喂!你还没有告诉我,到底把风灵和惜音那两个丫头弄到哪儿去了……”

    “等本王填饱了肚子,就带你出宫去见她们--”南宫龙泽眉眼笑弯了弧度,被褥底下的精壮身体更朝她倾近,让她感觉到他的斗志昂扬。言叀頙殩

    “她们在宫外……”皇甫羽晴只觉得脸颊发烫,突然发现自己的脸皮其实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厚,遇到他总是会破功。

    她的话还未说完,樱唇便被男人堵住了,南宫龙泽的大手同时扣上女人的后脑勺,力道半点也未放松,翻身男上女下,霸道的开始享用他的美味。

    …………素素华丽分割线…………

    巍峨壮丽的宫门口,远远看见一匹红色骏马疾驰而来,再近些会注意到马背上坐着的是两个人,更准备的说应该是三个人,腹部微隆的皇甫羽晴坐在前面,后背紧贴着男人的胸膛。

    男人原本是打算让她乘马车的,可是皇甫羽晴却嫌马车太慢,也要骑马。只是南宫龙泽对她的骑术着实感到怀疑,说什么也不相信她会骑马,最后只能采取了一个择中的方法,那就是二人共乘一骑。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只是皇甫羽晴的身体却是说不出的酸痛,就好像被什么辗压过似得,整个人也感觉无力,心底不禁暗暗将坐在身后的男人骂了百遍。

    绕过几条街,穿过几道巷口,伴随着男人一声“驭--”,骏马在一幢大宅门口停了下来,朱红的铜门华丽大气,皇甫羽晴的眸光却是落在了那块乌木镶金的牌匾上,眸底闪过一抹惊诧之色,喃喃出声:“平南王府?”

    念完这几个字,女人不禁回头凝向南宫龙泽,眸光闪烁着疑惑:“喂!这真是你的宅子吗?怎么以前从未见你来过?”

    南宫龙泽眸底闪过一抹神秘笑意,利落的一记翻身便从马背上跃下,皇甫羽晴也打算一跃而下,却在半空中被男人有力的大手托住,接着将她缓缓放到地面。人禁嗓欲弹。

    “你就不能让本王省心点儿?”男人磁性的低沉嗓音透着几分责备之意,当然是指她刚才从马背上跳下来的事儿。

    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狡黠,水眸凝对上男人的眼睛,唇角微扬,突然压低嗓音意味深长的道:“你为什么突然那么关心我?不会因为昨晚的事儿……”

    “谁关心你?本王关心的是你肚子里的孩子,那可是本王的亲骨肉。”南宫龙泽俊颜划过一抹异色,不自然的轻咳润了润嗓子,接着一把拽上女人的柔荑,迈步进了大门。

    一进大门皇甫羽晴才发现,原来这幢宅子里面还在修建,不过大体的规划已经能够看出,前庭后院,楼台阁宇,小池假山,占地面积还真不小。

    “这幢宅子应该已经修很久了吧?”皇甫羽晴观察了好一会子,得出这个结论,看样子是已经快要峻工,不过修建这幢王府应该花费了不少时间才是。

    “建工三年,即将峻工。”南宫龙泽唇角扬起一抹满意笑容,看看这里的每一寸设计包括一草一木都是他亲自定夺下来的,三年的工期,眼看就要峻工,他当然是迫不及待的想搬到属于自己的房子里来。

    皇甫羽晴闻言,眸底闪过一道精光,她心里想的当然是自己的小算盘,小心翼翼的试探出声:“王爷,既然有这么好的地方,那咱们为什么还要住在宫里?”

    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光凝向女人的脸,低沉道:“王妃真不愧是本王的女人,这件事咱们算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他这话一说,皇甫羽晴顿时喜形于色,原来男人也有此打算,如果能够搬到宫外来住那就最好不过了,她再也不必担心什么皇后娘娘、贤妃娘娘,也能过得清闲自在。

    不过,皇甫羽晴很快便从喜悦中回过神来,她这一趟出宫是来做什么的?她可是来见惜音和风灵那两个丫头的,可是到现在都还未见人影儿,反倒被男人带到这儿来了。

    “喂!不是说好了带我去见风玲和惜音那两个丫头的吗?干嘛把我带到这里来……”皇甫羽晴秀眉紧蹙,柔荑从男人的大掌中挣脱出来。

    南宫龙泽瞥了她一眼,慵懒的抬起手来,指向远处穿梭忙碌的那些人:“她们现在就留在这边宅子里帮忙,除了他们,还有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人……”1c49q。

    皇甫羽晴眸底一闪而过的惑色,不理解男人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意想不到的人……会是谁?

    不过此刻她也懒得细细思忖,迫不及待的想见到风灵和惜音那两个丫头,朝着男人手指的方南匆匆而去。

    原来那边是一片花园,而惜音和风灵现在这里也是负责照料花花草草,皇甫羽晴远远地便看见了那两人,忍不住大声唤道:“风灵、惜音--”

    风灵和惜音闻声都朝她的方向望来,当看见皇甫羽晴时眸光微怔,接着便欢快的迎上前来,眼看着她们很快就要聚在一起,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羽晴,惜音,你……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大哥!你又怎么会在这里?”皇甫羽晴果然吃了一惊,想必这就是南宫龙泽说的意想不到的人吧?

    冯惜音迈向皇甫羽晴的脚也瞬间僵滞在半空中,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异常,算算日子他们应该有两个月未见了吧?突如其来的会面,让她有一种如被电流击中的感觉,整个人完全懵了,脑子一片空白,怔愣在原地进退两难。

    皇甫凌峰的眸光很快便从妹妹身上移落到惜音的脸上,两个月不见,她看起来好像消瘦了些,脸色看着也不怎么好,难道是生病了?

    风灵对皇甫凌峰和惜音之间的事情并不了解,不过她还记得皇甫羽晴出嫁那日,皇甫凌峰的夫人曹凤珏来新房大闹一场的事儿,听她话里的意思,应该是指惜音和皇甫少爷之间有什么暧昧不清的关系。

    后来入了宫,也没有人再提起这事儿,再则皇甫凌峰也从来没出现过,风灵也就将这事儿淡忘了,不想今日竟然会在平南王新建的宅府里再见到皇甫凌峰,而从他和惜音的反应看来,这两人之间好像真的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

    风灵眸底闪过一抹狡黠坏笑,没想到惜音那丫头平日里看着老实巴交的,竟然也会有桃花韵事,真希望看看她和皇甫少爷说话时会是什么模样,想必脸一定是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似的。

    “王妃,你总算是来了,奴婢正好有事儿想单独和你说……”风灵眸底闪过一道精光,跑到皇甫羽晴面前一把拽上她的手,强拉着她就往一边走,同时不忘冲着她神秘的眨巴眼睛。

    “王妃,风灵--”惜音看着她们俩就这样走了,急切的呼喊出声。

    皇甫羽晴只是来得及应了她一声,就被风灵拽扯得远了,等她们停下步伐时,风灵已经将她拉到了百米开外的距离,银铃般的笑声带着几分得瑟的道:“王妃,你还看不出来吗?惜音那丫头喜欢皇甫少爷,而且依奴婢观察,那皇甫少爷看见咱们惜音的那刻,眼睛都放光了,所以说……咱们应该给他们一点时间独处。”

    风灵坏坏的笑着,皇甫羽晴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轻嗔道:“就你这丫头鬼主意多,只是你这么想,也得问问惜音是什么意思?咱们就这样把她扔在那儿,也许她心里难着呢!”17652232

    面对主子的指责,风灵莞尔一笑,压根儿没有听进耳朵里,却在这时突然瞥见皇甫羽晴脖颈上的红痕,先是一愣,紧接着爆红着脸,指着皇甫羽晴雪白的脖颈坏笑道:“奴婢终于明白王爷为什么会突然放过我们了,原来是因为王妃使出了美人计,降服了王爷!”

    皇甫羽晴眸光先是微微一怔,还没弄明白风灵这丫头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只至风灵那丫头眼神暧昧,指指点点比划了老半天之后,女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丫头说的是那事儿。被丫鬟看穿了房中之事,皇甫羽晴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心里先把南宫龙泽暗咒了一遍,那男人在她脖子上留下了印迹也不告诉她,就算是出门前换件竖领的衣裳遮掩也成呀!

    “臭丫头,你再敢胡说当心我撕了你的嘴--”皇甫羽晴涨红着脸,扬起手来佯装要打她。

    风灵乐呵可的边笑边躲,嘴里还念念有词:“嘻嘻嘻,奴婢一直都以为,只有惜音那丫头会害羞,没想到王妃竟然也有害羞的时候,看来王妃对王爷是动了真心了,哈哈,有趣,真有趣……”

    ps:孩纸们,今天就更一万九吧,码不动了呀,真的码不动了……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