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三百一十三章 看见他失望了么?

    嘶吼的同时,男人高大的身躯深处蕴藏的力量似破茧而出,突然撞向南宫龙夔,却被男人挟持着皇甫羽晴灵巧闪躲开来,最终南宫龙夔的身体重重跌撞到墙面上,全身的骨头像散了架,疼痛难忍,胸口沉闷的难受,更是提不起丝毫力气。

    “放了她!”南宫龙砚愤怒的咆哮响彻整个屋子,南宫龙夔面色依旧冷魅如初,唇角甚至漾着得意的冷笑,突然抱着皇甫羽晴纤柔的娇躯跃出窗子,低冷的嗓音传来——

    “时间到了,你们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最后几个字如同磐石般重重撞击在每个人的心头,南宫龙泽深邃的眸光此刻更加幽暗,就在男人跃窗的那一瞬间,突然腾空跃出,凝聚着深厚内力的手掌狠狠击向南宫龙夔的后背,南宫龙夔急欲避闪,速度却未及后者,后肩不可避及生生挨了南宫龙泽一掌。

    男人手一松,皇甫羽晴顺势倒落在地,南宫龙夔来不及顾及到她,已经感受到了对面接二连三呼啸而来的掌风,无法回避,男人深邃的眸光闪过一抹诡异狡黠,雪青色的衣袂迎上南宫龙泽呼啸而来的掌风。

    倒地的皇甫羽晴水眸闪过一抹异色,却因被男人点了穴道,想动不能动,想唤也唤不出来,秀眉紧紧蹙成一团,南宫龙夔眸底微妙的变化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直觉告诉女人,他的这一掌必有蹊巧,突然联想到刚才南宫龙砚所中的阴招,女人大惊失色,因为呼不出声,皇甫羽晴只能用眸光死死地盯着南宫龙泽,希望能够透过自己的眼神给他一些提醒。

    同样,也就在这个时候,男人的眸光看似不经意的从她脸颊一扫而过,女人不停的摇头,清澈眸底隐藏着深意,男人幽暗的鹰眸瞬间变得更暗了。

    就在两掌对决的最后一秒,南宫龙夔唇角突然勾起一抹邪魅浅笑,南宫龙泽唇角亦勾起一抹冷意,最后一秒突然身形移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绕到男人身后,只闻“砰!”的一声响,强势的内力震的地动屋摇。

    南宫龙夔瞬间被震的后退五六步方,直撞到前面那棵大树才停稳脚步,掌心触到的树杆发生嗤嗤声响,逸出袅袅轻烟,男人眸底闪过一抹异色,只觉得喉咙涌上一股腥意,噗的喷出一大口血来,回头凝向南宫龙泽,鹰眸猛然一凝:“你……”

    “你的化功掌用了一次,以为还会第二次得逞吗?本王绝不会上你的当……”南宫龙泽冷凝着南宫龙夔的方向,面色淡淡,一袭素衣华服随风轻飘,由骨子里透出的优雅气质,宛若谪仙,只闻男人再度冷冷出声:“来人,把这个叛贼绑起来,听候父皇处置。”

    “谁敢轻举妄动,本王手里还有一块王牌……”南宫龙夔鹰眸闪过一抹冷冽锋芒,捂着胸口皱紧了眉头,就在男人话音落下的同时,几名黑衣人由天而降,为首的两名男子上前恭敬的行了礼,紧接着一把扶起男人,其余人等也摆出了架势。

    “哼!就算有插翅飞天的本事,今ri你恐怕也是逃不掉了。”南宫龙泽鹰眸闪过一抹冷冽,唇角微扬,嘴角的鄙夷嘲讽。

    只见南宫龙夔眸底闪过一道狡黠精光,幽幽出声:“四弟连自己的女人也不在乎,可若换成你的亲生儿子,难道你也不在乎吗?”

    闻言,南宫龙泽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原本一直暗暗运气想冲破穴道却无果的皇甫羽晴,在听见这句话时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瞬间一股热流由脚底升起,冲破束缚,自行解开了哑穴,对着南宫龙夔冲去,当女人情绪激动的从南宫龙泽身边跃过的时候,突然被男人抬手一把抓住胳膊,男人黑沉着脸一言不发。

    皇甫羽晴同样面若冰霜,斜眼冷睨向男人,清冷出声:“王爷对臣妾的死活置之不理也就罢了,难不成要将小世子的安危也不闻不问吗?你若真不管,臣妾也是一定要管的……”

    南宫龙泽面无表情直愣愣的盯着女人的脸,薄唇微抿,低沉下令:“把叛贼抓起来,听候皇上发落——”

    随着男人一声令下,嵇禄以及宫中御林军卫队嗖嗖将南宫龙夔一行包围了个水泄不通,显然男人是并不打算受到威胁,依然我行我素,决意要将二皇子一举拿下。

    皇甫羽晴眸底闪过一抹异样复杂,从男人镌刻俊颜一扫而过的水眸深处漾着一缕恨色,眸光再度落到南宫龙夔的方向,此刻他们已经和御林军打成了一片,不过此刻男人已经受了内伤,战斗力明显减弱,很快便占了下风。

    看着南宫龙夔一行被拿下,皇甫羽晴疑惑的眸光不得不再一次凝向男人,如此短的时间将皇宫的控制权掌控到手中,她不知道南宫龙泽到底是如何办到的,此刻她更感担心的是宝贝儿子的死活,她了解南宫龙夔的为人,男人也是格外小心谨慎的个性,所以他刚才提到了小布离,女人的心也随之紧紧揪成一团,放下不得。

    似感受到来自异处火辣辣的眸光,皇甫羽晴的视线随着望去,正好对视上南宫龙夔那双诡异深邃的眸光,男人唇角突然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浅意,在侍卫的押解下顺着长廊离开时,不忘凝着女人低沉一句:“他不在乎孩子,难道你也不在乎吗?”

    “堵了他的嘴,把人押下去!”南宫龙泽低沉出声,握着女人纤臂的大掌微微一紧。

    皇甫羽晴秀眉微蹙,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一把甩开男人的手,冷喝道:“松开我,你可以对孩子不管不闻不问,但是你不能阻止我……”

    龙阳宫此刻已经乱成了一团麻,最忙碌的恐怕就要属太医府了,二皇子负伤被关押,皇上病重,三皇子也受了伤,个个都是重要人物,不能有半点闪失。

    贤淑宫很快便传来了消息,梅贤妃被人迷昏在房间里,小世子失踪了……

    这个消息对于皇甫羽晴而言似在意料之中,却又如同晴天霹雳,女人被软禁在房间里,风灵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主子脸上的表情,小世子失踪的消息,连她这个小小丫鬟的心都跟着受到了牵连,更何况是身为母亲的皇甫羽晴。

    “王妃,人一定是二皇子劫走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风灵皱了皱眉头,眼下就算是着急也没有用,必须得想到一个万全之策救回小世子才行。

    “找机会去地牢一趟,风灵,这件事情恐怕还得麻烦你……”皇甫羽晴面色平静如水,声音格外宁静,凝望着窗外,就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只要王妃用得着奴婢,奴婢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风灵一脸认真的点点头,她早就听说过皇宫里的地牢守卫森严,不仅有三关五卡,每一道关卡都设有铜门,必须拿到钥匙才能通行潜入。

    皇甫羽晴和风灵倒是很容易便解决了门口看守的侍卫,主仆二人一前一后朝着地牢的方向前去,风灵忍不住撇嘴抱怨道:“王爷不但不救小世子,还把王妃软禁起来,简直是太过份了!”

    听见风灵提到男人的名字,皇甫羽晴的眉心便没有办法舒展开,紧紧蹙成一团,只能用一句话概括那个男人,就是他真的变了,又或许是她对他的了解一直不够,传闻中那个心狠手辣的平南王果真够冷血,就算受了别人的情蛊,总不能对自己的儿子也见死不救吧!

    “不要再提他……”皇甫羽晴心中的怨气难平,清冷的小脸更是冷若冰霜。

    …………素素华丽分割线…………

    或许是胸中藏着一股子怨气,皇甫羽晴这会儿的功力似精进不少,凭着姣好的身手再加上风灵事先准备好的迷、药,轻松进入了地牢。

    风灵帮着在门外把风,女人径直朝着牢门深处走去,她已经打探清楚了,南宫龙夔就被关押在最里面的重犯牢门,隔着厚重的铜壁,女人握紧手中的钥匙,这是风灵设法偷来的钥匙。

    地牢里静悄悄地,皇甫羽晴拿着钥匙的手也因紧张而微微轻颤着,不想当牢门打开,看见坐在牢房里的那道熟悉身影时,女人清澈澄净的水眸顿时惊诧得睁得大大的。

    “你……”皇甫羽晴不能置信的睁大眼睛,这地牢里哪里有南宫龙夔的影子,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分明就是平南王南宫龙泽,顿时有一种上当受欺骗的感觉,水眸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看见本王你好像失望了?”南宫龙泽唇角勾扬,似笑非笑的凝对上女人的水眸,眉心却是微微蹙紧,仿若连绵起伏的山丘一般,眉头几乎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