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三百八十八章 坏了他的阴谋(一万五更新完毕!)

    太子妃和玉蝶公主两人这样你一言我一语,让人感觉导火线不知什么时候竟转移到她们二人身上去了,司马昱仁也不禁皱紧了眉头,最后将眸光睨向身侧的司马昱仁,这个儿子向来都是他的骄傲,不管别人怎么说,他绝不相信传闻,只是人言可畏,更何况司马忡的身份是西凉国的太子,若是日后想让人众人德服,这个问题是必须要面对的。

    “忡儿,你怎么看?”司马昱仁将问题扔给了儿子,让司马忡自己选择。

    司马忡面色肃然镇定,低沉出声:“儿臣愿意滴血认清,以示自己的清白。只是……父皇乃金龙之体,怎么能轻易见红。”

    其实司马忡自己心里也十分清楚,如果那些传闻在宫中已经流传开了,对于他而言是十分不利的,更何况他还背负着太子的身份,朝野里难免会有人不服。

    看着眼前的一幕,皇甫羽晴清澈澄净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因何而起,却能隐隐感觉到这件事情绝不简单,侧眸与南宫龙泽和南宫龙砚交换了一记眼神,一行三人都没有说话,静观其变。

    南宫龙泽指尖顺着酒杯的边沿轻轻滑动,一副悠然自得看戏的表情,哪怕是闭着眼,他也能嗅到空气里弥漫的阴谋味道,几乎不用思考也能猜出接下来滴血认亲的结果会是什么。

    司马翌仁看了儿子一眼,沉声道:“只要是为了吾儿清白,朕失几滴血又如何!”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饱含着耐人寻味的意味,司马忡颇有风度的浅浅一笑,笑意渗入眼底,透过瞳孔向外绽放,缓缓点头,父子间达成子默契。

    司马翌仁摆摆手,沉着脸吩咐着一旁的下人:“去准备一下,现在就滴血认亲,正好灵月国的二皇子和四皇子都在这儿,也算是见证人罢。”

    底下的公公速度很快,半盏茶的功夫便让下人准备好了一碗清水,还有一根细长的银针摆在瓷白的托盘上,端到司马昱仁和司马忡的面前。

    司马忡面无表情的拿起白色锦缎上的细长银针,在众人的注视下,轻轻刺破中指,一滴鲜红的血滴入清水,溅起一点儿小小的水花。

    “皇上!”司马翌仁是皇上,取血当然不必自己动手,身边的公公小心翼翼的拿起银针,神情紧张却速度极快的刺破男人的手指,同样滑落一滴血落入碗中。

    只见瓷白玉碗的清水里那两滴殷红的血珠,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包括南宫龙泽一行的目光,也同样落在托盘的白玉瓷碗里,看着清水中那两滴圆润的血滴,上下左右的摇摆不定的晃晃悠悠,如始终如楚河汉界般遥遥相望,不肯靠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两颗血滴却是丝毫都没有靠近的意思,结果显然而易,着实如同晴天霹雳般,让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两名当事人,司马昱仁和司马忡似乎都没有想到这个结果,眼睛同时瞪得大大的。

    “皇……皇上,血没融……”站在司马昱仁身边的公公低呼一声,虽是提醒男人,声音却也是微微颤颤,紧张地不得了,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在这寂静的连一根针落到地面都能听见的殿内,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这道声音,顿时阵阵窃窃私语声随着此起彼伏。

    “啊!皇兄……他……他真的不是父皇的儿子,原来宫里丫鬟里的流言都是真的……”司马蝶的杏眸也瞪得大大的,这个结果显然也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德妃那个践人——”皇后娘娘杏眸闪过一抹异色,这个结局显然不是她所要的,虽然她一直对太子的生母德妃有所介蒂,可司马忡却是她一手带大的,不管怎么样还是有感情的,现在若真是一旦确定司马忡并非皇上的骨血,那也意味着她这些年来付出的心血全都白费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司马忡不停的摇着头,不能接受眼前的结果,身为太子妃的柳芙蓉也急急的走到丈夫身旁,扶着他的胳膊试图给他一丝力量。

    “忡,你没事吧?”柳芙蓉秀眉紧蹙,这个结果似出乎了意料之外,却又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之前她一直加以阻扰,正是因为心里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没想到这种感觉还真的就灵验了,血竟然没有融上,滴血认亲的结果完全让众人惊呆了。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出现在殿内,南宫龙夔不知何时进来的,大家的注意力都落在滴血认亲这件事上,竟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出现,直至男人走到殿中在,唇角挂着温文儒雅的微笑,优雅得体,深邃的眸底闪烁着掩饰不住的得意:“是本王错过了什么吗?太子殿下竟然不是父皇的骨血……”

    当南宫龙夔的身影一出现在殿内,皇甫羽晴脑子里便条件反射的将所有矛头指向了他,一定是这个男人在幕后操纵的,之前他在自己面前信誓旦旦说的那些话女人记忆犹新,看他胸有成竹的一副能够霸占西凉的决心,再看看眼前的这一幕,绝对是男人精心设计的阴谋!而玉蝶公主和皇后娘娘必然也都变成了男人阴谋里的棋子。

    想到自己与太子妃曾经有过的约定,皇甫羽晴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再坐视不理了,面对众人眸底的猜忌,她必须站出来替司马忡清洗冤屈。

    “或许事实并西凉皇看见的这般……”皇甫羽缓缓起身,莲步款款朝着殿前走去,无视身旁两个男人睨来的火辣眸光,视而不见,一脸云淡风轻的走向司马昱仁和司马忡,同时清冷的水眸淡淡从南宫龙夔的俊颜一扫而过,眸底漾过一丝异样深邃。

    南宫龙夔眸光微怔,深邃幽暗的鹰眸深处亦闪过一抹复杂异色,看着皇甫羽晴一步步走向司马忡和司马昱仁,眉心不由微微皱起,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又想做什么?难不成这个时候她还能坏他的事不成?鹰眸半刻也不敢松懈,直勾勾的盯着女人那抹湖绿色的烟纱罗裙,窗口逸入的明媚阳光落洒到她的身上,将女人湖绿色的周身圈上一层金色光晕,明亮中透着朦胧,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女人的插入也让原本一副看好戏表情的南宫龙泽顿时没了心情,更何况让他一直耿耿于怀的南宫龙夔也出现在了殿内,男人那双深邃似潭的寒眸顿时蒙上一层冷霜,冷冽森寒的眸光直射向那道高大身影,看来他猜的果然没错,这出戏码和南宫龙夔脱不了干系,那个阴险狡诈的家伙,不管走到哪里,始终都脱离不了本性。

    南宫龙泽也缓缓站起身来,紧随皇甫羽晴身后走向殿前,醇厚低沉的沙哑嗓音低沉逸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西凉皇切莫被人设下的蒙局迷住了眼……”

    说话的同时,男人那双深邃幽暗的鹰眸从大殿环扫一圈,眸光所到之处,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真担心男人会将自己与这件事情牵扯上关系,欺君犯上这可是诛九族的罪,谁都不敢与此事染上半点关系。

    只闻一道怒吼突兀的响起:“平南王这话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想挑拨西凉皇和皇后娘娘之间的关系吧?难道这便是平南王此行来到西凉的目的?还真是居心叵测……”

    说话的人正是玉蝶公主的新附马南宫龙夔,只见男人的话出的同时,西凉皇司马翌仁的大手也不禁悄然握紧,原本血没有融合在一起的事情对男人的打击就很大,这会儿南宫龙夔的话,无疑让男人忍不住迁怒于人,对南宫龙泽一行起了防备之心。

    皇甫羽晴已经走近,亲眼看见司马昱仁苍劲的高大身躯微微颤抖着,同昌阴沉的眸底怒火翻腾,隐约也能够感受到来自于男人内心的愤怒。

    女人唇角勾起,逸出两声轻柔低笑,她的笑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皇甫羽晴当着众人的面,缓缓端起那白玉瓷碗,望着水中毫不相干的两滴血轻笑出声,明媚的笑容宛若春花开放,娇艳欲滴,其实古人的滴血认亲并不科学,因为有些人只要血型相同,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也能融合在一起,而有些人即便是有血缘关系,若是血型不同也不可能融合。

    这些常识在现代人人都知,只是和眼前的这些古人讲这些道理却是行不通的,皇甫羽晴突然端起那只白玉瓷碗,在众人疑惑的眸光下,窈窕身影如同鬼魅一般迅速走到了司马蝶面前,在玉蝶公主错愕震惊的目光下,连问也未问及她一声,便捻起托盘上那支银针,不由分说的狠狠刺破她娇嫩的中指。

    “啊!你做什么……”司马蝶痛呼出声,看着自己指尖逸出的鲜红血液被女人快速滴进水碗。

    “放肆!竟敢对玉蝶公主无礼,你们灵月国的人未免也太不将西凉放在眼底了……”南宫龙夔最快回过神来,快步上前欲抢过皇甫羽晴手中的瓷碗,却被随后而至的那道身影挡下的去路,南宫龙泽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森寒的冷眸凝盯着男人的眼睛,低冷出声——

    “附马爷这么着急着……是想毁掉证据么?”

    男人沙哑的嗓音虽然不高,却依然足以让所有人听得清楚,柳芙蓉和司马忡相对一视,眸底同地划过一抹疑惑,虽然夫妻二人一直对这个新附马有诸多疑惑,却还真没有将他和刚才这件事情联想到一起,这会儿被南宫龙泽和皇甫羽晴一闹腾,郁结的情绪顿时散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欲将这件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皇后娘娘看见女儿受到了攻击,这会儿显然也沉不住气了,哪怕对方是灵月国的贵宾,她也绝不能容许有人欺负她的宝贝女儿,顿时上前检查了司马蝶手指的伤势国,杏瞳深处闪烁着浓浓的戒备与愤怒,恨不得将皇甫羽晴生吞活剥:“平南王妃对于自己的无礼举止,若是不能做出合理的解释,本宫第一个不答应。”

    “母后,他们灵月国的人……简直是太过份了!”司马蝶似是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在灵月国接二连三遭遇的非人待遇,漂亮的眸底盈满了泪水,身子轻颤着,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娇滴滴的控诉饱含着无限的痛苦,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简直是太过份了,皇上,你可得为咱们的女儿做主呀!”皇后娘娘这会儿也气得身体发抖,司马忡被人算计她都不可能那么生气,自己的亲生女儿受了委屈,她这个做娘的才是真的动怒了,说什么也不能任由着灵月国的人在这里胡来。

    “平南王,平南王妃,你们到底是要干什么?还嫌朕这儿现在不够乱么?”司马昱仁皱紧眉头,肃然冷冽的眸光从二人身上一扫而过,语气显然透着不悦。

    皇甫羽晴倒是没有想到南宫龙泽会出来助自己一臂之力,刚才若不是男人,恐怕她手里的这碗铁证已经被南宫龙夔给毁,到那个时候她还真是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

    面对西凉皇和皇后的质问,女人并不急着做答,面色淡然如初的缓缓回到殿前,直至走到司马昱仁和司马忡面前才清冷出声,幽幽道:“请西凉皇和太子殿下过目!玉蝶公主的血同样没有融合在一起……”

    闻声,殿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不仅仅只有殿前的数双眸子,远远的地方每个人几乎都探长了脖子在张望,白玉瓷碗的清水中,有三滴鲜红色泽的血滴,静静的各占一地,互不侵犯之势,形成一个三角形,相互之间都保持着距离。

    “怎……怎么会这样?”司马昱仁这会儿口齿也变得不伶俐了,更多的疑惑占据了胸腔中愤怒的位置,他怎么也不明白他和自己儿女的血怎么就都不能融合在一起了。

    同样,喧闹的大殿安静下来,所以人都面面相觑,包括刚才还愤怒不已的皇后娘娘和玉蝶公主,这会儿也紧张的说不出半句话来。

    玉蝶公主的血竟然和皇上也不能融合在一起,皇后娘娘哪里还敢有半点嚣张气焰,只是杏眸深处同样漾着浓郁疑惑,她敢向天发誓自己绝没有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儿,可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儿?着实让人猜不透,想不明白。

    大殿内几乎所有人暗下都面面相觑,却不敢吱声,唯恐在这个节骨眼上踩上火雷,惹来杀身之祸,柳芙蓉微怔之余,水眸也睨向皇甫羽晴,显然这个女人帮助自己和太子解了围,只是她更想知道的,依然是事情的真相,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唯有南宫龙夔深邃的眸光冷的如同万年寒冰,直逼向眼前拦下他去路的男人,还有不远处那道轻盈的倩影,他精心设计好的一幕,却被这两个人给轻易破坏了,原本他也并没有指望通过这件事情扳倒司马忡的太子之位,不过却能够因此而让司马昱仁和司马忡父子之间产生隔阂,时日一长,必然是会出问题的。

    而皇甫羽晴看似并不费劲的一招,轻松的扭转了司马忡溃败的局面,还狠狠打击到了皇后娘娘和玉蝶公主,时隔四年,南宫龙夔还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是越来越厉害了,着实不简单。

    看着南宫龙夔眸底错综复杂的神色,南宫龙泽如同妖孽的俊颜渐缓崭露出丝丝笑意,用几乎几有他们二人能听见的声音低冷出声:“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的……”

    南宫龙夔的脸色这一刻自然是更难看了,不过却是暗暗深吸一口气,用同样只有他们二人能听见的鬼魅嗓音应道:“谁能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咱们走着瞧——”

    见皇甫羽晴一直不吱声,皇后娘娘这会儿再也沉不住气了,连忙出声为自己和女儿澄清:“皇上,蝶儿绝对是皇上的亲生骨肉,臣妾敢用项上人头担保!”

    “父皇——”司马蝶也急急出声,她就算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滴血认亲的事儿竟然会让她自己给栽进去,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这会儿皇后娘娘和玉蝶公主还相信滴血认亲这种事儿吗?”皇甫羽晴莞尔一笑,淡淡反问道:“如果滴血认亲的结果是准确无误的,那岂不是证明不仅仅只有太子殿下不是西凉皇的亲骨肉,就连玉蝶公主也同样不是皇上亲生的。”

    女人云淡风轻的低沉嗓音悠悠传来,虽然声音不大,可言词犀利,掷地有声,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柳芙蓉也随之暗暗松了口长气,向皇甫羽晴投去一记感激眼神。

    皇后娘娘和司马蝶被女人的话驳的哑口无言,这时,皇甫羽晴才缓缓将眸光落回到司马翌仁的脸上,对视上男人眸底的疑惑,女人清冷眸底闪烁的淡淡聪慧狡黠,轻笑出声:“西凉皇一定在等着本妃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对吗?”

    ps:一万五更新完毕,撒花!推荐好友君飞月的连载红文《恶女狂妃,强娶邪魅鬼王》,不容错过的红文佳作,等更的亲们不妨去瞧瞧,大神之作,绝不会令亲们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