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四百零一章 事出有因

    姚夫人闻言不由皱紧了眉头,原来在来平南王府之前,还以为要相亲的对象是个香馍馍,不过之前在听了上官沫那一番话后,突然发现原来不是想像的那么回事儿,枉费她花尽了心思绕走了姚家大小姐姚天真,带着自己两个方才及笄的女儿兴冲冲的赶来赴约。

    “平南王,王妃,你们倒是帮妾身评评理,自打妾身嫁进姚府的第一天,就注定要给人当后娘,可我这个后娘到底哪一点儿做错了,竟让她拿我当仇人待似的……”姚夫人忍不住要在外人面前诉诉委屈,希望平南王和平南王妃能够站出来帮自己说几句话。

    南宫龙泽面无表情,对于这种家里长短的事儿,男人自然是没有兴趣,皇甫羽晴倒是唇角噙着浅笑,对视着姚夫人的杏眸,不过却也是只字未出,她知道接来来自然有人会回应姚夫人的话,那位姚家大小姐轻蔑的冷哼了一声。

    “大娘何必在外人面前腥腥作态,难不成一定要让本小姐在外人面前不留情面的拆穿你么?”姚天真冷哼一声,她的态度着实惹怒了姚大人。

    “天真,你娘虽是后娘,可这些年她却是待你如己出,和底下两个妹妹相比,哪一点儿苛薄你了?天真,你若再这样的态度待你娘,老夫也不能容你了……”姚大人皱着眉头,女儿当着平南王和平南王妃的面这般目无尊长,着实让他的这张老脸很难堪。

    “好一个待女儿如己出,若是换作她的女儿,她会使计让自己的侄女爬上睿林表哥的*么?”姚天真冷哼一声,这话一出,顿时让桌上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了。

    特别是姚夫人,脸上的表情错综复杂的变化着,先是错愕惊诧,再是眸光流转,低敛沉思,最后抬眸对视上姚天真犀利冷冽的眸光,伴装镇定的道:“天真,娘真没想到,原来这些年你对娘态度的转变竟然是因为那件事情,事情都过去五年了,当年你和你爹都看得清清楚楚,是睿林毁了秋怜的清白,那小子浑浑噩噩酿成了大错,又怎么与我扯上关系了?若说我真的有错,错就错在不该让秋怜来咱们小住一段日子,若是她不来姚府小住那段日子,也就不会发生那件事情,我对不起哥嫂,对不起秋怜那孩子……”

    这话说着说着,姚夫人的眼睛里还挤出了两滴眼泪,一想到侄女如今的日子过得并不尽人意,她的心情确实有些糟糕,当年她确实是见韩睿林那小子一表人才,家业兴旺,所以才不顾姚天真与他有青梅竹马的互慕之情,而且两家更是早就订下了婚约,打算明年开春便将喜事儿热热闹闹的办了。

    姚夫人成了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她巧施妙计,让韩睿林和秋怜生米煮成了熟饭,并且最后还暴露在了姚大人和姚天真的眼皮子底下。

    东窗事发后,韩睿林曾一度情绪万分低落,希望能够用银子摆平这件事情,更希望表妹姚天真能够原谅自己,只是这两件事情却都未能发愿,姚夫人娘家自然是不会答应让女儿白白被人欺负,以报官作为威胁,如果韩睿林不答应娶秋怜,那就要报官让他去蹲大牢。

    而韩家也丢不起这个脸,极力希望能够将此事化大为小,而另一边姚天真则对表哥是失望透顶,知始至终都不肯见韩睿林一面,最后得知韩姚两家解除婚约,以及表哥韩睿林即将与秋怜大婚的消息,心里更是伤痛欲绝。

    只是就在韩睿林大婚后两个月,姚天真才算是慢慢从阴影情绪出走了出来,头一回迈出府门出去逛街散心,却不偏不巧的与男人在街头偶遇了,看起来韩睿林应该是在姚府门外蹲点守候很久了,男人嘴角的胡茬都生起来了,完全没有了当日的潇洒。

    姚天真冷漠的掉头便朝回走,却不想被男人快步上前拦下了去路,无视姚天真的冷漠的目光,韩睿林一咬牙,就在路上当着众人的面给女人跪下了。

    “天真,求你原谅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她……以为她是你,而且……她也没有反抗,你就真把她当成你了?”

    韩睿林希望女人能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也希望表妹依然能够嫁给自己,虽然他娶了秋怜,可是他却并不爱她,只是为了免于牢狱之灾,也是为了对秋怜负责的心态,才勉为其难的娶了她,可是他的心里却是一刻都不能忘记表妹。

    “表哥的意思,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不会反抗了?未免表哥也太轻了我,今儿我才算是真正知道了你的为人……”姚天真冷哼一声,两个多月不见,原本看着他的模样还觉得可怜的有些让人心痛,可是他那话一出,却是让女人莫名一阵窝火。

    “不不不,天真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姚天真面无表情,就在男人噼呖啪啦讲了一大堆后,才冷冷道:“表哥的话说完了吗?说完了我该走了……”

    韩睿林盯着那双无比熟悉的水眸,眸底闪烁的锋芒却是陌生的,表妹就像盯着一个陌生人般的看着他,当初的亲密无间到底去了哪儿?女人的眸光如同一把尖刀狠狠插入男人的心窝,潺潺流着鲜血,痛得他不能自己。

    其实,姚天真的心底又何尝不痛,但她不能容忍男人的背叛,不能容忍他和其他女人有染,虽然男人的话里有多处令她疑惑的地方,可是她却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一脸漠然的从他身侧擦肩而过。

    但自从这次的婚约解除后,姚天真便再也没有订过一桩亲,起初姚大人还有心为女儿张罗,可是姚天真却是无比粗鲁的拿着扫帚将上门提亲的媒婆赶出姚府,时日一长,京城里没有一个媒婆敢上姚家的门,这位姚大小姐也就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剩女。

    ……………………素素华丽分割线………………

    看着姚夫人当着众人的面眼泪婆娑,姚天真唇角勾起一抹鄙夷的冷魅浅笑,其实就在韩睿林娶了秋怜后近一年的时间,她突然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那是一个夏日响午,不知是天气躁热的缘故,还是因为刚刚得知睿林表哥的新妻秋怜为韩家添了名小少爷,姚天真的心情显得有些躁动不安。

    一向都会睡午觉的她,破例没有午休,也没有要丫鬟的陪同,独自一人到后花园散步,隔着粗壮的苍树,她突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说话的正是姚夫人。

    “拿了赏银就不要再出现在姚府了,最重要的是……管好你这张嘴,若是敢透露半点风声,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姚夫人的声音冷漠间透着警告意味。

    这让姚天真不禁好奇起对方的身份,姚夫人到底在和什么人说话呢?他们之间好像藏着什么秘密似的,让人忍不住遐想翩翩。

    就在姚天真好奇的躲到苍树后朝茂密树丛另一端瞥去时,突然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姚夫人尽管放心,做大夫也有我们的行规,是要为病人保守秘密的,只是……姚夫人也看到了,老夫家祖传的求子丹丸确实是有效的,秋怜小姐一举得男,足以稳固她在韩府的地位了。”

    “这么快你就忘了我交待你的事儿了吗?让你管住自己的嘴,现在拿着赏银滚吧!”姚夫人皱了皱眉头,听大夫提到那件事情,着实让她很反感,幸而这个时候没有外人在旁边,否则让别人听了去,恐怕就节外生枝了。

    “是是是,老夫这就滚,这就滚……”大夫谄媚的低沉嗓音传来,虽然妇人的态度不好,但能够感觉到他看在丰厚赏银的份上,心情依然很不错。

    而在这时,另一头的姚天真却是惊诧了,从大夫刚才的话里不难听出,他是将家里祖传的求子灵丹卖给了秋怜小姐,再结合起刚刚得到的消息,秋怜已经为韩家诞下了小公子,前后结合起来好像真的有点弄明白了。

    若说秋怜嫁给韩睿林,想为韩家一举道下男娃儿,这个想法也是情有可缘的,可是再细细一琢磨,姚天真似乎又觉察到了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秋怜嫁过去不到一年,按日子算起来她应该是刚刚成亲便怀上了身孕,可是……她记得韩睿林和秋怜大婚两个月后,那次她和睿林表哥邂逅时男人说过的话,他说娶秋怜只是为了负责,婚后从来没有迈进那女人的屋子一步,希望天真能够原谅他,嫁给他,他会和长辈商量着,让天真做正室夫人,秋怜为妾。

    若是再将这件事情联想进去,事情似乎就变得更加复杂了,姚天真只觉得脑子一下不够用,也不想让姚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于是匆匆掉头离去。

    回到自己的别苑后,姚天真将整件事情前后关联想来细细琢磨一番,发现这件事情好像另有蹊巧,姚夫人在其中似乎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为了解开心中的谜团,姚天真这一年多来还是头一次破天荒的去韩家找了韩睿林,她的出现似乎让男人很意外,但意外之余更多的是欣喜,他知道表妹对自己依然还是有感情的。

    只是让男人没有想到的是,姚天真这一次来,除了恭喜他喜得贵子,另外还问了他几个问题,都是围绕着当初发生的那件事,虽然韩睿林心里不愿意再提及那件事情,却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了女人的问题,最后表露心迹——

    “天真,事情已经过去快一年了,看在我们从小到大的情份,你就原谅我吧。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我心里也一直忘不了你,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立马就去跟爹娘说,如果你真容不下秋怜,我……我现在就休了她。”

    “表哥,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不管怎么说,秋怜她也为你诞下麟儿,现在她人还在月子里,你就说出这种话来,难道就不怕受天下人不耻么?”姚天真皱了皱眉头,虽然此刻她更加能够确定当初的事情确实是姚夫人和秋怜背地里谋算好的,可是身为女人,听说秋怜被男人冷落,如今还在做月子,丈夫就已经动了休妻的念头,也不禁为她感到不值。

    不知为何,阔别大半年后再见到睿林表哥,姚天真发现自己对他的感觉好像已经淡去,不会再有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的小激动,也不再会因为男人深情的目光而感到心悸。

    从韩府回去,姚天真就整个儿变了个似的,她知道木已成舟,自己不能改变什么,她不会嫁给睿林表哥,但也不会原谅幕后操纵的那只黑手,从那以后她便改口称姚夫人为大娘,不再喊她娘,因为那妇人心底根本就没有拿她当女儿看过,她都可以为了自己的侄女而牺牲自己的幸福,那若是为了她的两个宝贝女儿,她岂不是更会将姚天真视为眼中钉么?

    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姚天真的思想却有着超乎常人的成熟,她没有将事情的真相告诉韩睿林,也没有因此而在姚夫人面前透露半点风声,只是改变了自己对姚夫人和她两个宝贝女儿的态度,会故意捉弄年幼的两个妹妹,让她们害怕自己,不敢亲近自己。

    对于姚天真的转变,姚夫人确实也很苦恼,她不知道为什么姚天真会突然变得如此叛逆,总爱和自己顶嘴不说,且态度不恭,不过对于姚家大小姐这样的转变,也让姚夫人有理由在姚大人面前开始搬弄事非,母女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恶劣。

    后来姚天真性子越来越古怪,成天往外跑,还舞起了刀剑,这事儿连姚大人也不禁头痛起来,眼看着大女儿已经年芳二十,变成了老姑娘,还担心她这一辈子就嫁不出去了。

    ps:汗,经过一场华丽丽的大扫荡,素素今天总算开始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