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174宸王护短

    原本见慕容玥收手,心中暗喜,正要悔棋的皇上听得慕容玥如此说,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便很是尴尬地说道:“玥丫头,方才朕没有看到这步棋,所以不算是悔棋吧!”

    慕容玥悠悠然喝了一口清香沁人的茶水,说道:“悔棋便是悔棋,失败了便是失败了,没理由,没有借口可言,皇上请三思!”

    被慕容玥这般一说,皇上深沉的眼眸暗了暗,嗓音亦是低了几分:“玥丫头,朕可是皇上!”

    “皇上便可以悔棋吗?即是如此,那臣女便从命就是,请皇上悔棋!”慕容玥不为皇上突然犀利的威压所动,而是依旧用那副云淡风轻的口气回到。

    宸王不发一语地坐于慕容玥的身旁,好笑地看着这两个为了一枚棋子而拌嘴的人,目光在落到慕容玥的身上时,变得波光潋滟,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那双睿智而清澈的秋眸。

    “咳咳!”皇上被慕容玥的话呛了个措不及手,这世上哪里有人是这般说话的。

    请皇上悔棋?!

    若是他今日真悔了这步棋,岂不是要被天下之人嘲笑!

    “哈哈哈哈!好一个慕容玥,好一个玥丫头!星儿,你看看,你看看朕为你挑的媳妇,还真是胆大包天了!居然敢威胁朕了!你说说,这丫头眼里还真没有把朕这个皇上的身份看进了!”皇上蓦然大笑起来,眼中有着丝毫不掩饰的赞赏之色。

    宸王似乎早已经料到了皇上的反应,笑得魅惑如曼珠沙华,目光轻柔如水地看着慕容玥,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儿都溺入了自己的怀抱之中:“星儿对父皇给朕挑的这个媳妇很是满意,多谢父皇了!”

    被这对无良父子如此一说,饶是以慕容玥的镇定淡然,也不由地红了双颊,目光有些羞赧地瞪了笑得灿烂的宸王一眼,而后看向皇上,催促道:“皇上,这棋,可还要继续?”

    见自己终于扳回了一局,皇上心情甚好地叫到:“继续,当然要继续了!”饶是你这丫头再鬼精,朕依旧能够让你吃瘪!哈哈!

    慕容玥见到皇上笑得意味深长的模样,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原本不雅的动作,在她做来,却是带着几分娇憨的调皮,天真无邪:“那皇上可还要悔棋?”

    皇上闻言脸上一正,威严地道:“朕何时悔棋了,落棋无悔……你这丫头……”

    见慕容玥听了自己的话后,便利索地拾起自己被秒杀的大片白棋,皇上忍不住抽了抽眼角,轻声叫到。

    对皇上孩子气的棋品已经有些了解的慕容玥不再理会皇上的抱怨,而后轻声提醒到:“皇上,该你落子了!”

    不得不说,能够成为一国之君,北辰皇自然是有其过人之处的,他的棋艺虽不说是难逢敌手,但也非泛泛之辈。

    几次过招下来,他已然逐渐地适应了慕容玥的诡异棋风,将棋面上不利于自己的防守都重新布局,化作了攻守戒备的局面。

    慕容玥面对笑看着皇上面对自己棋风的转变,脸上始终带着不变的冷静与淡然。

    宸王依旧是那副慵懒悠闲的样子,仿若无骨地倚在了美人榻中,轻眯双眸,长长的睫毛盖下,仿佛两柄羽扇,浑然天成地点缀在那张仿若不属于人间该有的绝色脸庞上。

    夕阳自宸王右边的窗棂雕花中镂空处照射进来,斑驳洒落在宸王那绝美魅惑的容颜上,原本便是白希如玉,剔透如霜的肌肤,在夕颜的映照下,更是透明得仿佛吹弹可破。

    慕容玥落棋空暇之余,正欲回头端茶来饮,却望见了这绝美的一幕,当下便怔在原地。

    不仅是因为眼前的男子太过绝美出尘,更因为在见到此刻的宸王时,慕容玥竟有一种莫明的感觉,仿佛眼前的宸王就如同一个梦境虚幻出来的神之影一般,让人只能怔怔地看着,不敢上前触摸,生怕只要自己一碰触,这绝美的一幕就会消失了一般。

    不知为什么,慕容玥突然感觉,此刻的宸王竟是如此的脆弱,就仿佛是琉璃一般易碎。秋风自窗外吹来,几根青丝自宸王的耳鬓落下,轻轻飘荡在那白希的颊边,白与黑的分明色彩,带给人一种震撼心灵的视觉效果。

    凄美!

    毫无预兆地,慕容玥的心中闪过这样一个似乎极为不恰当的形容词,念头才闪过,慕容玥便摇了摇头,将这个诡异的想法摇出了脑子,而后轻启红唇柔声唤道:“北辰星!”

    声音轻柔地仿佛一根羽毛,飘飘渺渺地荡开,传入了宸王的耳中。

    宸王的睫毛微微动了动,而后缓缓张开,似乎因为困乏而没有焦距的瞳孔动了动,转瞬恢复了清明,望向身旁不远处的慕容玥:“嗯?”

    才苏醒般的低柔嗓音,带着几分骚。动人心的魅惑嘶哑,如一根调皮的手指头在慕容玥心扉最敏感处挠了挠,让得她不由微熏了双颊,低垂了眼眸,回首看向早已经忘切了布局的棋盘,嗓音带着几分娇憨地说道:“没事!”

    “呵呵!”宸王见得方才还一身犀利气息的慕容玥,突然变得娇憨动人,星眸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似乎猜到了什么,而后轻笑出声,眸光深深地看着慕容玥天姿侧容。

    被宸王如此看着,原本便无法静心的慕容玥更是无措了几分,落棋的手指便不由自主地偏了丝毫轨迹,待得回过神来之时,一枚黑子就这般落偏了一格。

    “哎呀!”慕容玥才要抬起落棋却还未落盘的手,却被一旁观察了她许久的皇上伸手一拍其手背,兴奋地叫到:“落棋无悔,玥丫头,你可莫要做那悔棋的小人哦!”

    “我明明还没有落下!”慕容玥被拍的手背一疼,棋子便自两根纤指中落下,掉在了本不该掉的地方。

    “现在不是落下了吗?你自己看,这棋子是不是已经在棋盘上了?玥丫头,看不出来,你也是一个喜欢悔棋的人哦!”皇上却不理会慕容玥的控诉,而是喜笑颜开地看着自己峰回路转的局面,一子之差,差之千里啊!

    宸王见状淡淡地抬眸望了兴奋的皇上一眼,而后将慕容玥被其拍红了的柔荑握入手中,一手自怀中掏出一盒散发着淡淡沁人清香的洁白色乳膏,用玉指挑起一块,轻轻地擦在慕容玥被拍红了的地方,小心地用指腹晕染开来。zv5g。

    “梨花生肌膏!我说星儿,用不着这么夸张吧!朕只是拍了她一下而已,这点红,马上就没有了!”皇上见到宸王给慕容玥用的药,心下一疼,这梨花生肌膏可是难得一见的奇药啊,听说便是深可见骨的伤口,在用了这药之后,不多久,便能生出新肉来,连疤痕都不会留一丝。

    如今却被宸王用来涂抹慕容玥被自己拍了一下的手背上,还是用手指头挑起那么一大块!

    暴殄天物!

    什么叫暴殄天物!这才是啊!

    这可是千金都难求一小块的世间奇药啊!

    一向对自己做的事情都不后悔的皇上,此刻真心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手贱去拍那慕容玥一下了!用手指头点一点不就好了么!看看此刻自己儿子,竟是用自己都没有的药去涂……涂那已经恢复了原本玉色的手背……人口玥才。

    “梨花生肌膏,北辰星,这是不是太浪费了!”慕容玥柔荑缩了一缩,亦是有些可惜地看着宸王手中被挖了一块的梨花生肌膏。

    “没有什么浪费的,即是药膏,便是用来涂的!”宸王不容慕容玥退缩,而是小心地将所有的梨花生肌膏都将抹开后,才满意地松开了慕容玥的柔荑,将手中的盒子朝慕容玥的手中一塞,而后转头看向一旁眼红不已的皇上,淡淡说道:“本来这盒药膏是要给你的,只是现在玥儿需要用,你嘛!就等下次了!”

    “臭小子,你这是不孝!”皇上站起身来大声叫到。14757468

    这小子行了,长大了!还没有成亲就这样护着媳妇,那以后成亲了眼里还有自己这个父皇么!

    他分明是在报复自己方才拍了慕容玥那么一下,他又没有用大力,至于心疼成这样吗?

    “这配置梨花生肌膏的药材,儿臣似乎还没有找齐!”宸王面对怒火汹涌的皇上,只是淡淡说了这么一句,便再次淡淡地眯上了眼,仿佛疲惫不已地再次倚回了美人榻上。

    “你……”被宸王一句威胁的话噎住,皇上只得恨恨地坐回了远处,吹胡子瞪眼半晌,终于无奈地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今日这棋,朕不下了!玥丫头,改ri你得了空,便进来陪朕下棋,记住,千万莫要让这个臭小子跟着,朕见着他就头疼!”

    说着,皇上自怀中掏出一枚金色的令牌递给慕容玥:“有了这个牌子,你可以随意进出皇宫,除了朕之外,无需向任何人行礼,只要你不愿意,任何人都勉强不了你做任何事!当然,若是有朝一日,可以用它保得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