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209寒毒

    “皇上,云惜皇后,是你唯一爱过的女人吗?”慕容玥突然开口问到,看着北辰皇脸上足以让苍天动容的深情,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这样的一个男人,会做出因爱生恨的事情。

    从前那个慕容玥和北辰皇的接触并不多,只是远远地看过他几次。而从自己与北辰星定亲之后,和北辰皇的接触便多了起来。

    而北辰皇也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儿媳妇来看待,在自己的面前,像一个慈爱的长辈比像一个威严的帝王更多,从来不在自己的面前遮掩他对自己已故皇后的深情。

    慕容玥再笨,也不会认为,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北辰皇在自己面前伪装成一副好丈夫好男人的模样,作为一个帝王,他自然有着自己的骄傲,会如此,赫然是因为把自己当成了家人,而非子民。

    “玥儿,你为何会如此问?”北辰皇的目中闪过一丝不悦之色,却隐忍着没有动怒。

    “皇上,玥儿虽然没有见过云惜皇后,但却是听着她的故事长大的,自然对她仰慕万分,见皇上如此爱云惜皇后,当然会好奇皇上在拥有了她这样的传奇女子之后,为何还会有其他的妃子了!”慕容玥眨了眨明媚的大眼睛,无辜地说到。

    “玥儿,你还小,有些事情,说了你也未必会明白!”北辰皇见到慕容玥这般模样,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确实是真心喜欢慕容玥这个丫头的,和她聊天,总能触及一些心底最深处的感触。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在慕容玥问出方才那么一句在自己看来,绝对是不可饶恕的亵渎云惜的话时,才难得地抑制住了自己的怒气。

    慕容玥看着北辰皇有些无奈和歉疚的模样,心中对他的怀疑不由地再次降低了许多,缓缓地开口道:“玥儿如何会不知道,帝王宠幸一个女人,往往不是因为爱对方,而是为了平衡朝中的局面,皇上,你说玥儿说的对吗?”

    后宫的女人何其不幸,争宠夺爱一世,到头来,却只是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想进办法将皇上留在自己的身边,进入自己的身体,却怎么也看不透,皇上想要得到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身体,更是自己所能够带给他的帮助。

    就如历史上雍正最为宠爱的妃子,年羹尧的妹妹年妃,年羹尧风光无限的时候,她在宫中亦是风光无人能及,而一旦年羹尧落没,她亦是得不到好……

    宫中的女人,往往都只是政治棋子罢了!真正能得到帝王真爱的,又有几人?

    北辰皇执着棋子的手一顿,眸中精光乍现,看着慕容玥,脸上神情变幻多端,隐有一丝杀意闪过,最终,却消散在眼底,话语带着几分警告地道:“玥儿,下次这种话,不许再说了!”

    北辰皇怎么也没有想到,才十三岁的慕容玥,竟能看到这样深沉的一面,聪敏得可怕。

    的确,他一生爱的女人只有云惜一人,宫中的妃嫔不少,但妃子却只有四人,慧妃是文相的女儿,丽妃则是吏部尚书顾清云的女儿,这两个妃子,都是用来平衡朝中局势的。而淑妃,则是云惜以前的婢女。至于德妃……亦是有着某些重要的原因,才封的妃。

    “玥儿当然明白啦!所以才会在没有人的时候和皇上说嘛!”慕容玥俏皮地做了个鬼脸,而后将手上的白棋落在某处,得意地眯了眯眼,说道:“皇上,你可没有用心哦,又被我吃了一片棋子了!”

    说着,慕容玥麻利地收拾着北辰皇那一片被自己秒杀了的黑棋,一面故作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玥儿想知道,皇上对姨,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看着慕容玥那副故作小心翼翼的模样,北辰皇有些忍俊不禁地道:“别装了!看你那小德性。”

    “皇上就告诉玥儿一声啊!玥儿绝对不去和姨告状!”慕容玥举起左手,点在自己唇上,做出嘘声的模样。

    “德妃她,是一个好妃子,替朕将后宫打理的很好!朕很欣赏她!”北辰皇心知自己若是不回答慕容玥这个问题,她定然是不肯轻易放过自己的,当下便斟酌了一番用词后,开口说道。

    “这样啊!那玥儿这边先谢过皇上了,不过,玥儿斗胆说一句,皇上要一个能够打理好后宫的妃子,定然是非常容易的,皇上不妨多留意一下,莫要让玥儿的姨累倒了,那就不妙了!”慕容玥将手中最后一颗棋子落下,懒懒地伸了伸腰,说道:“皇上,你又输了哦,看来你这段时间棋艺都没有进步嘛!下次再要玥儿陪你下棋,可是要压些筹码才是!”

    皇上将手中最后一颗棋子随意一丢,优雅地朝椅背上一靠,好笑地看着慕容玥瞬间变得懒洋洋的模样,开口道:“分明是你一直与朕说话,扰乱了朕的思绪,赢得不够光彩,居然还敢来埋汰朕,想要筹码,莫非朕给你的金牌还不够好吗?若是这般,便还给朕,朕另外赏你几万两银子用用?”

    慕容玥说的那一番话,让北辰皇心中有些许讶异,莫非德妃有什么问题吗?为何玥儿会说出这样一番对德妃不利的话?若是其他的妃嫔也就罢了,只是德妃,若是玥儿与她有了嫌隙,只怕

    “玥儿才没有那么笨呢!拿御赐金牌换银子使!拿着块御赐金牌到处走,多威风啊!真到山穷水尽了,再拿去当银子也不迟!”慕容玥故作一副算计模样地说道。

    “拿朕的御赐金牌去当银子用,你这丫头分明是不想要脑袋了也别害人家当铺老板啊!”北辰皇见慕容玥那狐狸般的模样,开口笑骂。

    “这个玥儿可不管,若是饿急了,谁管那金牌是谁给的,不过皇上,你若是再不管饭,玥儿可就要饿扁了哦!”慕容玥揉了揉肚子,可怜兮兮地说道,和皇上这一盘棋走完,眼看都过了午时了,早膳只是随便吃吃的慕容玥,自然是饿得饥肠辘辘了。15e7y。

    北辰皇见状,招来李德全,让他吩咐厨房开始传膳,而后对靠在椅子上坐没坐相的慕容玥说道:“看你这模样,难道堂堂宰相府居然养不饱你吗?居然让你饿成这样?若是这样,回头朕和慕容爱卿说一声,让他早点把你嫁到宸王府,让星儿来养你!玥儿放心,当朕的儿媳妇,绝对饿不着!”

    北辰皇何等敏感之人,自然感觉到此时的慕容玥和方才进来时候的不同,对自己的那份几不可察觉的防卫已然消失,心知昨日因刺客而产生的问题,已经解决,至于那个女刺客,有没有抓到已经不再重要,相信以玥儿的聪慧,定然能够处理好,他又何须再计较?当下便好心情地打趣起慕容玥来。

    慕容玥有些张口结舌地看着北辰皇,她自然明白北辰皇此刻如此轻松惬意地打趣自己是为何了!

    只是……只是这话题……怎么又转到北辰星那个家伙的身上了!

    想要今早星火对自己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慕容玥心中便有了几分酝酿,这帮兔崽子,真是蹬鼻子上脸了!就连他们的主子北辰星都还没有说什么,他星火又有什么资格来给自己脸色看?

    只是……看那星火往日也并不是这般不明是非的人,莫非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慕容玥心中隐隐有了几分不好的感觉,昨夜北辰星在自己房间内苍白的脸色和摇摇欲坠的身体,再次浮现在她的脑海中,让她的心,隐隐地揪了起来。

    “怎么了?玥儿莫非真是待嫁心切了?”北辰皇见慕容玥走神,心中好笑,面上却继续打趣道。

    “才没有,皇上可不准去我爹爹那里乱说哦!小心玥儿以后都不来陪你下棋了!”慕容玥红唇微撅,脸色微熏地威胁着北辰皇道。

    “哦!这威胁可严重了,朕还真被你这丫头给威胁住了!好吧!只要你以后经常来陪朕下棋,朕就不去和慕容爱卿提让你和星儿提前完婚的事情!”北辰皇眸中精芒一闪,老谋深算地说道。

    “皇上,似乎是你在威胁我吧!”慕容玥有些挫败地说道。不愧是北辰星那狐狸的父亲,都一样是属狐狸的!看来,自己以后还真要多跑跑皇宫陪北辰皇下棋了,否则这老狐狸兴致一来,真下旨让自己和北辰星完婚,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这就要看你的决定了,你也可以威胁我的!”北辰皇好心情地看着慕容玥挫败的模样,为自己能够抓住这小狐狸的痛脚而开心不已。

    不错!抓不到儿子来陪自己,把他未婚妻抓来也不错!

    有了玥儿,还怕星儿不来吗?

    “谁敢威胁皇上啊!玥儿只是臣女,哪里敢违背皇上的旨意,即便心有不愿,也只能谨遵皇上的御旨了!”慕容玥故作一副委屈的模样说道。当下惹得北辰皇哈哈大笑。

    此时,李德全领着一干御膳房的宫女送来午膳,慕容玥满怀心思地陪着北辰皇吃完午膳后,便急急出了宫,朝北辰星所在的宸王府奔去。

    “你们王爷在吗?”慕容玥来到宸王府后,径自朝迎出来的宸王府管家云和问道。

    云和摇了摇头,朝慕容玥行了一礼道:“慕容小姐,我们王爷自昨日一早出门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了!”

    云和亦是奇怪地看着慕容玥,王爷昨日出府明明就是去慕容府的啊,为何今日慕容小姐却来王府寻王爷,难道王爷昨日离开慕容府,又去了别处?

    “那你可知道你们王爷平日里出门,都是去了哪里?”慕容玥皱了皱眉头,朝云和问道。

    云和摇了摇头,回答慕容玥:“平日里王爷就很少回王府,奴才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云和说的是实话,虽然这宸王府是宸王的府邸,但宸王却终年难得呆在自己的王府内,平日里十天半个月不在王府都是常事,宸王府内的下人,已然是见怪不怪了!

    “该死的!”心里的不安愈加扩大,慕容玥有些烦躁地看向云和,开口问道:“那你们平日里要找你们王爷都是怎么联系他的。”

    云和再次无奈地摇头说道:“我们从来都不需要找王爷,只要有事,王爷都会自动出现在王府内。”

    说实话,对于宸王的未卜先知神出鬼没,云和亦是佩服万分,如今慕容玥管他要人,他却是有心无力。

    “慕容小姐,王爷若是知道你在找他,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出现的,你且回府等候,相信王爷得到消息后,就会去找你的!”云和说的可是心里话,如今这京城中谁人不知道,这慕容小姐可就是宸王殿下的掌中宝,心头肉,他知道慕容小姐找他,一定会欢天喜地地出现在慕容小姐面前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吧!”慕容玥点了点头,她自然感觉得到云和没有在骗自己。

    只是,昨夜自己和北辰星闹了个不欢而散,她可不敢肯定,那家伙在知道自己找他后,是寻上门来,还是刻意躲避了!若是刻意躲避,凭自己在京城内的底子,还真没法子找到他。

    看来,只能等明天星火前来给自己训练的时候,再问他了!

    慕容玥有些无奈地离开了宸王府,沮丧地朝慕容府走去。

    天机阁内,星殇一脸沉重地看着躺在白玉床上的宸王,再次开口劝道:“主子,你还是尽早回雪山吧!天气越来越凉了,你的身子可承受不了啊!”上是吗唯接。

    往年的这个时候,主子早就在雪山内的火莲洞里避寒了,可是今年,却怎么也不肯回雪山,无论怎么劝说,都执意要等中秋过后才肯动身离开。

    星殇眼看着宸王昨夜发病,到如今还躺在温玉制成的白玉床上,又怎能不心急如焚。

    “不……用……咳咳……我没事!”白玉床上,宸王的脸色苍白如纸,才开口,便又是一阵咳嗽,一旁的星木见状,忙端过一杯火莲叶泡就的茶水喂他喝下,感受到宸王那丝毫没有温度的身体,心中亦是万分担忧。

    “主子,属下觉得老大说的对,你体内的寒毒,这番发作,已经不是火莲茶能够压制得住的了!”16022286

    天底下人都以为,宸王身旁从不立身的星火与星木,手中端着的,是闻名天下的天机茶,但又有几人能知,他们手中的紫砂壶,却是星土费尽心机所致的阴阳保温壶,一半装的是泡天机茶所用的露水,另一半,却是万金难求的火莲茶。

    这火莲,乃是天地奇物,世人难得一见,宸王的师傅鬼谷子,也是在历经三年奔波之后,才在雪山之巅的一处峡谷中的洞穴内寻到五株火莲,从此便长住雪山,只为精心守护那五株火莲,每年采集火莲叶,为宸王制成火莲茶,给其压制体内的寒毒,才让其得以续命至今。

    经过近十年的火莲茶调养,宸王的寒毒已然被彻底压制,只需再等两年时间,让鬼谷子配全火莲丹的药材,为其炼制成火莲丹服下,便可将他体内的寒毒除尽,从此再不受那寒毒侵蚀之苦。

    只是,已然和普通人无异的宸王,却在昨夜与慕容玥一番交谈之后,回来便成了这番模样,甚至那寒毒还隐有愈加活跃的苗头,这怎能不让他们这些下属心急如焚,偏生宸王此时,还不肯回雪山的火莲洞内调养,以便压制住体内寒毒的扩散。

    宸王这般,可是在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在开玩笑啊!

    “不用,我的身体,咳咳……我自己知道,暂无大碍!”喝下一杯火莲茶的宸王,气色稍稍恢复了些许,开口说到。

    而后,宸王抬起头望了望天色,又看了看四周,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咳咳……星火呢?”

    他自昨夜回到天机阁内,只来得及匆匆交代了星火今早去给慕容玥训练时,不准泄露自己的病情后,就昏迷了过去,直到此刻才清醒过来,自然还不知道星火是否已经按照自己的要求办妥了。

    “星火在外头,属下这便唤他进来。”星木自然知道宸王心里的牵挂,忙转身去将星火叫了进来。

    “玥儿可还好?咳咳……是否还在生我的气?咳咳咳……”宸王心里一急,再次猛烈咳嗽起来,一张魅惑绝伦的容颜白得几近透明,如同蒙上了一层冰霜,浑身更是冰冷得如同一块冰块一般。

    “主子,你都这样了,还在惦记着那慕容玥,若不是她,你又怎会……”星火有些不甘地看着宸王那副病弱痛苦的模样,微微气恨地到。

    “闭嘴!”宸王闻言,猛地抬头看向星火,原本因咳嗽而泛红的绝世姿容上满是愤怒之色:“谁准你这般称呼玥儿?咳咳!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此次病发,怨不得玥儿,咳咳,若是我再从你的口中……听到半句诋毁玥儿的话,咳咳,你便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口气说完这些,宸王气喘地靠在了枕头上,虚弱的模样,却不减他半丝风采,那泛着不正常红潮的容颜,仿佛是由绝世无双的琉璃雕就而成。

    “是!”星火听到宸王发怒的话,“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低着头,不敢有半分不敬。不准出现在宸王的面前,那其中的意思,他自然懂,那便是将自己自天机之中除名。

    若是如此,他宁愿在宸王做出处罚之前,自刎于天机阁内,这样,虽然做不成天机的人,但至少死了还是天机的鬼。

    一旁的星殇与星木见到宸王这般发怒的模样,亦是不敢出言求情。宸王对待他们,一向亲和如兄弟,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可以忤逆宸王,相反,他们内心对宸王的尊重与忠诚,比任何人都要来的真与深,只要宸王一句话,他们即便是去送命,也深感荣幸。

    星殇在见到宸王此刻的模样后,想起了昨夜里宸王对自己的警告,若非那时是在揽月园外,宸王怕惊动了慕容小姐,只怕以自己那时身上散发的杀意,想必宸王不会那般轻易地放过自己吧!

    想到这里,星殇背上不由地冒出冷汗,湿透了后背,有些紧张地看了眼宸王,再次确定了慕容玥在宸王心中无以伦比的地位,心下再也不敢对慕容玥有着半分的不敬。

    “回答我的问题!”宸王微眯着眼,不再看向星火,只是淡淡地道。

    “慕容小姐今早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是一夜未眠,但是,在训练的时候,却是格外的卖力,只是……”星火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眼宸王,见他微微颦起眉头,忙继续道:“只是慕容小姐虽然格外发狠地训练着自己,但却似乎是有什么心事,屡屡出错,属下再三提醒,也不管用。”

    “有心事?!”宸王的眉头皱起,想到昨夜慕容玥始终不肯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因此而和自己生了别扭,闹得不开心,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心知以慕容玥的性子,她若不肯说,即便是自己再怎么逼问,也是无所济事。

    “咳咳,她还有说些什么?”宸王再次开口问道,才醒来,便说了这么久的话,以至他的神智都有些迷糊了,他心知,这是火莲茶在自己的体内产生了作用,但是产生作用的代价便是,他要再次陷入昏睡之中,直至火莲的药效,完全压制了寒毒。

    “慕容小姐还问了属下主子的身体,问主子是不是身子有什么不适,看其神色,很是为主子担忧,主子,属下是不是……”星火自然不敢再有所隐瞒,将今早慕容玥说的话都对宸王说出。

    只是,宸王在听到慕容玥为自己担忧的时候,苍白无一丝血色的双唇微微勾起,在心里松了口气:她没有因为生气而不理会自己,她还在关心着自己……

    想到这里,宸王神智一轻,便因药力而陷入了沉睡之中……

    ps:美人星病发了,呜呜呜……人家好心疼啊!今日还有更新哦,大家把手中的推荐票交出来吧!推荐票多多,更新就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