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220交谈

    “玥儿,这老参带回去后,记得服用,调理身子,若是用完了,回头跟姨说一声,身子可是最要紧的,好了,姨身子也有些乏了,就不陪你了!你若是无事,便在宫里转转,回头我让画眉给你准备午膳。”

    儿去后画就。德妃示意画眉将人参交给慕容玥,自己则柔弱地抚了抚额头,似乎已然疲惫不堪。

    服侍在一旁的宫女见状忙扶起了德妃,侍候着她往内室走去。

    “是!多谢姨,玥儿还有其他事,就不在姨这里用午膳了,姨可要多保重身子,莫要太劳累了!”慕容玥心知德妃此刻定然不愿再见到自己,若非是为了给自己送上这支人参,只怕早就借机让自己离开了。178ob。

    “奴婢送送慕容小姐。”画眉将人参递给水菲菲,而后一脸恭敬地朝慕容玥说道。

    “不用了,我再到处走走,你就在这里服侍姨母吧!若是姨母身子不适,记得请太医过来看看。”慕容玥哪里愿意和画眉继续周,旋,当下便摆了摆手,带着水菲菲自行离开。

    画眉一脸微笑地目送着慕容玥离开,眼底深处却漫过一丝深沉的杀意,衬在那满是笑意的脸上,显得阴森而诡异,初晨的阳光落在那娉婷的身姿上,竟是无法为其添加半分暖意……

    “菲菲,你对药物可有研究……”漫步在宫中的小道上,慕容玥开口问向水菲菲,对于德妃的手段,她已然有了几分了解,心知若是德妃要下毒,单凭一般的医者,定然是查不出来的。

    “奴婢对药物方面并无研究,天机内负责这方面的是星海,星海的医术是得自赛阎王云逸亲自教导的,平日里便是负责研究各类药物。”水菲菲开口说道。

    “这样……”慕容玥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道:“无事,我们去乾清宫,此刻皇上定然在等着我们了!”

    慕容玥相信,自己才踏入皇宫大门的时候,北辰皇就已经得了消息了,只不过这位皇帝的耐性一向不错,几次三番,自己都在入了宫墙一个时辰甚至两个时辰后去找他,但每次他都是那副悠闲淡雅的模样在等着自己,仿佛在他的脸上,永远都洋溢着笃定帷幄的淡笑。

    “皇上!星月郡主来了!”

    李德全敲了敲御书房的房门,轻声说道。

    正如慕容玥所想的那般,此刻的北辰皇,正一脸淡然轻笑地看着棋盘上的棋局,显然又是新得了什么有趣的棋局,正研究着。16478521

    听得李德全的话,北辰皇轻然一笑,说道:“玥丫头这次不错,才让朕等了半个时辰,快让她进来吧!否则一个不开心,又跑到朕其他的妃子那里去,岂不是又要让朕苦等了!”

    “皇上又在说玥儿什么坏话了?玥儿可没有敢让皇上久等了,还不是怕耽误了皇上的朝政,这才不敢太早过来打扰皇上!”慕容玥才走入御书房,便听得北辰皇调侃自己,当下便不依地回到:“再说了,玥儿哪里敢去找你那些妃子啊,万一不小心得罪了她们,玥儿可担心会掉了脑袋呢!”

    慕容玥这话说的真心不假,单单是德妃一个,就让自己疲于应对了,就不说慧妃和淑妃她们了,一个个都不是简单的主,算来,也只有那表面凶悍的丽妃,稍稍让人放心些,毕竟人若情绪化了,终究还有迹可循。凶狠于表面,总比阴毒在内心要来得真切实在。

    “你这丫头,总是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北辰皇只当慕容玥是在与自己斗嘴,并没有深究,而是朝着慕容玥招了招手,说道:“快过来帮朕看看,这棋局朕已然研究了三天了,你这丫头若是再不来,朕可就要吩咐张云澈带人去抓人了!”

    慕容玥听了皇上的话顿时有些瞠目结舌,半晌才回过神道:“皇上可别吓玥儿!若是皇上让堂堂一个御前侍卫长去抓玥儿一个小丫头,只怕明日这奇事就会传遍北辰了,皇上就不怕对你的英名有损?”

    “呵呵!”北辰皇开怀畅然笑道:“朕的英名可不是会因为一个小丫头而存在或消亡的。丫头,废话别说,朕今日可把旨意下在这里了,若是你今日不帮朕把这棋局给解了,就不准出宫,你放心,慕容爱卿那里,朕自会让人去回话,你就别指望有谁能够来解救你了!”

    慕容玥在听到皇上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心中一颤,莫非皇上已然知道了自己与北辰星之间闹了不愉快,才会有这么一句,毕竟,往日,来“解救”自己的,从来不是慕容宰相,而是他的儿子北辰星。

    北辰皇看了眼默然不语的慕容玥,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悠悠然将手中的棋子放下,转而端起了一旁李德全送来的茶水,靠在了软垫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杯中浮沉的茶叶,目光高深莫测地看着一脸苦瓜状的慕容玥。

    “皇上,您这么英明神武,智慧无双,运筹帷幄,惊才绝艳,神机鬼算……都不能解开这棋局,玥儿不过是一个小丫头,又哪里能够解开呢?”慕容玥苦哈哈地看着北辰皇,有心想要逃避过去,心中哀叹,早知如此,她就在从怡和宫出来的时候,就直接打道回府了,反正皇上让自己进宫,自己进了,至于有没有来乾清宫,反正圣旨上也没有说,到时候追问起来,自己便随便糊弄过去就好了,总比要被罚在这里干坐着要好的多吧!

    虽说这乾清宫御书房的软塌不是谁人都能够坐得到的,但如今在慕容玥看来,爱谁谁做去,自己反正是避之不及。

    北辰皇双眼微眯,神情平静,仿佛慕容玥一连串的马屁声都拍在了空气之中一般充耳不闻,直到慕容玥的话说完后,才施施然睁开眼睛,目光戏谑地看着慕容玥道:“说完了?”

    慕容玥颓然一耸肩膀,对北辰皇接受马屁的能够叹为观止,不愧是在九五至尊之位上坐了近二十年的人,想必对各类马屁早已免疫了,自己这般将心中所有夸奖人的词都说了一遍了,人家连眉眼都不曾抬一下,到头来只回了这不咸不淡的三个字。

    “说完了!您老看着办吧!”

    慕容玥一副任由你宰割的模样惹得北辰皇不由轻笑出声,默然片刻,而后道:“星儿惹你生气了?”

    慕容玥在心中惹不住朝天翻了翻白眼,恨不得对北辰皇一竖中指,丫滴,原来是为儿子出气来了,看来这北辰皇虽说在朝政上公正无私,但私底下却是一个护短至极的父亲啊!

    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居然就是为了给他家儿子抱不平!看来自己真该反省一下了,她的人缘怎么就这么差呢?

    才一天时间呢!北辰星被自己从揽月园撵出去的消息就传到皇宫来了,莫非这北辰皇在自己揽月园安了探子不成?

    这还不算,她还没有怎么样北辰星呢,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为他求情了,以后若是他们之间有个什么争吵拌嘴的,她还要不要活了?

    “我哪里敢生他的气啊!他可是您的儿子呢!”事情说开了,慕容玥也就索性放开了,反正躲也躲不过去了,还不如直接面对来得强。

    一旁的李德全见到慕容玥的模样,吓得忙朝她打了个眼色,谁人不知当今皇上最疼爱的,就是太子和宸王了!若说太子是皇上精心培养的接班人,那么宸王就是皇上最心疼的儿子。这其中虽说都是疼爱,但其中性子可是完全不同啊!这慕容玥居然敢这般和皇上讨论宸王,若是惹恼了皇上可就不妙了!

    北辰皇朝李德全挥了挥手,示意他与周围侍候着的宫人退下,李德全担忧地看了眼慕容玥后,带着一干人等退下,细心地为北辰皇带上了房门。

    “朕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北辰皇看到慕容玥哀怨的表情后,神情温和地开口说道:“朕只是觉得,你和星儿相处的时间过短,彼此都不够了解对方,而星儿因为自小就身体不好,所以性子过于隐忍,什么事都喜欢放在心里,有什么痛,什么苦,都自己一个人背负着,最是让人心疼……”

    说到这里,北辰皇的目光变得有些暗沉下来,看向慕容玥的目光带着几分审视,又有几分释然:“朕今天找你来,并不是为星儿说情或者以帝王的身份要求你原谅星儿,只是想和你谈谈星儿的事,让你对星儿也有所了解。或者应该说,让你了解一个,你并不曾接触过的星儿!”

    “慕容玥洗耳恭听!”慕容玥闻言神色一动,开口说道.

    北辰皇说的没有错,她所看到的,都只是宸王想要让自己看到的一面,而宸王的其他方面,慕容玥却从未接触了解过,毕竟两人相处的时间过于短暂了。又是因为皇上的指婚而订下了婚事,总有一些为了成婚而相处的意味在内,无法真正地了解对方。如今北辰皇想要和自己聊宸王,慕容玥自然是非常乐意。

    ps:明日有万更,大家快把手中的票票投来哦!虽然咱上不了月票版,但推荐票也是票不是?多了也好看哪!给点动力吧!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