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222丽妃之死

    满怀心事回到揽月园的慕容玥,等了一天一夜,却没有如意料之中那般等到了宸王出现的身影,有心想要让水菲菲去探听消息,却又担心让宸王发觉了自己已然得知他病情。只得强行按捺下欲要飞奔到他身边的冲动,继续了第二天的等待。

    却未想到,这日没有等到宸王的到来,反而等到了一个让她意外的人——李德全。

    李德全将自己的来意说清楚后,继而神情恭敬地开口说道:“郡主,皇上如今已经在怡和宫内了,正大发雷霆地要德妃娘娘给他一个解释呢,郡主,你看,这德妃娘娘让你进宫……”

    李德全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其中的意思却已然是非常明显,此次他受命前来迎慕容玥进宫,定然是德妃的意思。

    “丽妃死了?”慕容玥有些意外地说道,丽妃可是北辰四大妃子之一,更是当朝礼部尚书顾清云的女儿,居然说死就死了,而且杀人疑凶,居然就是德妃。

    德妃为什么要杀丽妃?这似乎有些不和情理啊?

    慕容玥在心中暗自斟酌到,德妃与丽妃素来并无利害关系,若是只为争宠,断然不可能去杀丽妃,毕竟德妃这十多年来,在宫中六宫之首的地位无人能撼动。那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去杀死丽妃呢?怀月园已那。

    看来,自己是该进宫一趟了,且不论德妃想要让自己进宫是为什么,单是此事已然牵扯到德妃,就不能让她坐视不理,若是能够借此机会削弱德妃在宫中的势力,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只可惜,自己当初定下的计划又得变动了,原本丽妃是最好的人选,如今已死,便只能从其他方面着手了!

    “多谢李公公了,玥儿明白该怎么做!”慕容玥朝李德全笑道,李德全的一片好意,她当然明白。

    “那奴才就在外边等候,郡主准备一番,便可随奴才一道进宫。”李德全虽是北辰皇身旁的红人,却不曾在慕容玥面前有任何的倨傲,而是不卑不亢地进退有礼。

    “有劳公公了!”

    慕容玥在肖嬷嬷的服侍下梳洗一番后,便随着李德全来到了怡和宫。

    才进怡和宫,便看见而画眉满脸泪水地跪在地上,身旁不远处,躺着一具白布蒙面的尸体,显然,那便是死去的丽妃了!

    淑妃与慧妃各自坐于大厅的两侧,淑妃脸色平静,目光深远,而慧妃则一脸怜惜与悲伤地看着下方不远处的丽妃。德妃则脸色难看地坐于北辰皇的身侧,北辰皇面色清冷,目中有着显而易见的愠怒。

    “玥儿参加皇上与各位娘娘!”慕容玥走上前行礼道。

    “玥儿来了!”北辰皇威严地坐在主位上,在见到慕容玥进门时,也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并不如往日在御书房内时候的慈爱。显然,丽妃的死,让北辰皇的心情非常糟糕,已然无心再与慕容玥多说什么,径自道:

    “想必李德全已经将今日的事情与你说了,这丽妃今日一早被侍卫发现溺毙于御花园的荷花池中,朕已经让宫中侍卫查探过了,她是被人推下荷花池的,身上也有挣扎过的痕迹,显然是被人杀死的。而昨夜有侍卫声称见到怡和宫女官画眉鬼鬼祟祟地从御花园中出来,显然是与此事逃脱不了干系。只是画眉口口声声称自己昨夜一夜都未曾出过怡和宫,且有德妃与一干怡和宫宫人为证。玥儿,朕今日找你过来,却是因为这丽妃的尸首已经泡了一夜的水,用你的方法已经验不出指纹了,可还有其他烦方法能够找出杀害丽妃的真凶?”

    慕容玥没有立即回答北辰皇的话,而是神色平静地开口道:“玥儿能否先查看一番丽妃娘娘的遗体?”

    北辰皇闻言一怔,有些意外地看了眼慕容玥,毕竟,对于一般人来说,接触一具尸体,都是非常让人不舒服甚至恐惧的事情,况且慕容玥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她能够提出这样的要求,着实是出了北辰皇的意料。

    “可以,李德全,将朕的那副冰蚕丝手套取来给玥儿。”北辰皇点了点头后,朝李德全吩咐道。

    “谢皇上!”慕容玥秋眸中闪过了一丝感动,看来,北辰皇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冰蚕丝手套,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圣品,戴上之后,刀枪不入不说,更为难能可贵的是百毒不侵,皇上这一副冰蚕丝手套,据闻是当初攻陷一个传承了千年的世家后得到的,如今能够因为顾忌到丽妃身上不知是否还有其他的暗伤,未免伤害到自己,便将这幅手套借予自己使用,怎能不证明北辰皇是真心疼爱着自己,将自己放在了心头上,才能有这番思量。

    李德全小心翼翼地将冰蚕丝手套捧到了慕容玥的面前,慕容玥恭敬地朝北辰皇行了一礼后,才将手套戴上,而后走到丽妃的尸首前,蹲下身子,缓缓地揭开了蒙在丽妃身上的白布。

    “嘶……”

    白布才揭开,怡和宫内便响起一片抽气声。概因丽妃此刻的表情过于扭曲,仿佛是见到了多么可怕的一幕,或者说,是不敢置信的一幕,才会在她的脸上留下了这样的表情。

    慕容玥脸色巍然不变,只是在眼眸深处闪过了一丝探究,目光在丽妃的脸上几经查看,而后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将丽妃的嘴扳开,探入了中指和食指。

    慧妃娘娘见状低呼一声,别过了头,不敢再看。而淑妃亦是低下了头,没有再继续看下去,德妃则是有些受惊般地捂住了红唇,仿佛这一幕已然挑战了她的极限,就要呕吐一般。

    显然,慕容玥的作为,让得这几位养尊处优的娘娘,无法接受。

    唯独北辰皇脸色不变地看着慕容玥的举动,心中亦是对慕容玥这番出人意料的举动惊讶万分,只是他已经习惯了慕容玥的出人意料,并不如其他人一般表露出来罢了!

    半晌,慕容玥收回手指,细细地看过丽妃的接过一旁宫人递来的丝绢拭净手指,而后又细细看过丽妃的两条手臂和每一根手指。

    这才站起身来说道:“皇上,这丽妃娘娘并非是溺毙的,而是被人害死之后,投入荷花池中的。”

    “哦?为何如此说?”北辰皇愣了一下,分明那些太医都已经认定了丽妃是溺毙而亡,为何慕容玥才查看几番,便定下了这段话。178oq。

    “皇上,丽妃娘娘的手指缝中虽然如其他溺毙的人一般有泥土,但玥儿来之前,特意绕行进过御花园去查看了一番御花园内的土。御花园内的土质松软细腻且色深,但丽妃娘娘指甲缝内的泥土却粗糙质硬且色浅,显然并不是在御花园内挣扎留下的。还有,丽妃娘娘虽然口中有沙土的存在,但却未深入喉中,显然是被人刻意灌入伪装成溺毙的。只是丽妃娘娘身无外伤,且无中毒迹象,若是玥儿猜的没有错,丽妃娘娘应该是被人蒙死的。”

    慕容玥一口气说完这些后,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道:“杀死丽妃娘娘的人,应该是身怀武功,且有不低的修为,才能够让丽妃娘娘毫无反抗地被杀死,皇上可以让人根据这个目标来找出杀人凶手。”

    慕容玥在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淡淡地扫了跪在一旁的画眉一眼,若是她没有看错的话,这画眉可是一个身怀武功的人,只是究竟是不是杀死丽妃的人,就不需要自己关心了!

    在她看来,究竟是谁杀死丽妃,并不重要,左右不过是涉及了那些宫闱之中的算计,即便是北辰皇寻错了目标,错杀了画眉,但若能够借助这一事,先除了画眉,断了德妃一臂,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画眉,你还有何话可说?”北辰皇冷冷地看着画眉说道,一股无形的帝王威严,就这般犹如实质地朝着跪于下方的画眉压来。

    画眉闻言连连朝北辰皇磕头道:“皇上,奴婢真的没有杀死丽妃娘娘啊,奴婢只是一个下人,又怎么有胆子去杀死丽妃呢?奴婢没有理由这样做啊!”16478510

    说到这里,画眉转而朝慕容玥恳求到:“慕容小姐,你可一定要救奴婢啊!奴婢真的没有杀死丽妃,你这么聪明,一定能够想到办法证明不是奴婢的,对吧!慕容小姐,奴婢求你了!”

    慕容玥悠悠一叹,神情悲悯地开口道:“画眉,你一向对我尊重有加,我又何尝不想救你呢?只是丽妃她……因为在荷花池中浸泡时间过长,即便身上留有指纹,也已然被销毁了。我即便是有心,也无力为之啊!你不是说你一夜都在怡和宫内没有出过门吗?姨她们定然能够为你做主,你是姨最贴心的女官,她不会见死不救的!”

    “娘娘……”画眉闻言忙转身看向一旁面色苍白,神情憔悴的德妃:“娘娘,你可一定要救奴婢啊!奴婢昨夜可是切切实实侍候了你一夜,半步未曾出过怡和宫的,你快替奴婢向皇上说说啊!”

    德妃见此一幕,美眸带着几分莫明的光彩自慕容玥的身上扫过,方才慕容玥那一番话,竟是如此的意味难测。若说她是真心为画眉着想,想要救出画眉也可以,但若是反之来想,欲要更进一步,将画眉推入绝境,也未尝不可。

    慕容玥对上了德妃探究的目光,眸中光彩潋滟,一抹关切之色适时地自瞳中荡过,真挚得让人无法怀疑,论演戏,谁人不会?

    前世她别的事做的不多,但演戏,可是无时不刻的。

    德妃在望见慕容玥眼中的那抹关怀时,心中微微一怔,这般的真挚的目光,确是她往日所见的那个对自己信赖有加百般依恋的慕容玥,不会有错,或许是自己太多心了吧!

    思及此,德妃转而对北辰皇说道:“皇上,画眉所言确是属实,她昨夜一夜都是和臣妾在一起,并未外出,臣妾和臣妾宫中所有的宫人都可以作证,皇上……”

    “爱妃的话,朕自然是相信的……”北辰皇面色平静地看了德妃一眼,在见到对方那绝色的容颜上泛起一丝喜色后,继而淡淡地说道:“只是爱妃昨夜未睡之际自是能够看着这画眉的,但若是这画眉趁着爱妃熟睡之际离开,爱妃又岂会疑心自己最贴心的婢女呢?再说这画眉乃是有功力伴身之人,她若想要做些什么,不被人发觉,可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是一个婢女而已,爱妃还是莫要因此而乱了分寸!”

    最后一句话,北辰皇的音调微微沉了几分,但也正是这几分,让得德妃的脸色一变,美眸一凝,却是不敢再多言。

    如今一切的证据都指向了画眉,若是自己再多言,只怕非但救不了画眉,反而会让得皇上更加不信任自己。

    该死的,这丽妃到底是谁害死的,那人究竟是什么居心,为何偏生将一切的脏水都泼到了她的身上!

    若是让她查出是谁在陷害自己,定然会让那人后悔来到这世上!

    德妃在北辰皇威严的目光下温顺地低下了头,只是那低敛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戾色,让得她那绝色的容颜骤然多了几分狰狞,破坏了缘由的美貌。

    “画眉,已经有人亲眼目睹你自御花园内鬼鬼祟祟的走出来,身上沾满了荷花池的水和泥土,今日宫中侍卫亦从你的房中搜出了还来不及毁去的昨夜穿的衣服,你还有何话可说,莫非你当朕的那些巡夜侍卫都是瞎子不成,或者说,他们竟会统一口径来陷害你这么一个小小婢女?”

    北辰皇冷声喝到,丽妃可是自己的四妃之一,她这么一死,可不仅仅是损了皇家颜面,再有一日便是中秋佳节,各国的使者已然到达了京城,若是让得那些国家的使者得了消息,又会怎样看待他们北辰?

    一个妃子,居然能够在宫闱之中被害,他北辰三丈高的宫墙,近千御林军,莫非都是摆设不成?

    ps:今日还有一万更新,姐妹们若是没有早睡的,应该可以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