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403XX在继续

    “轰!”

    众人只感觉一阵无形的威压自一脸铁青的月璃身上四散开来,压得众人皆是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紫千幻看着脸色从所未有的难看的月璃,心中呜呼一声:完了!这臭小子什么时候不发情,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敢以这种方式来挑衅月璃。这寒毒到底还想不想解了!

    “北!辰!星!好!很好!非常好!”月璃铁青着一张高贵如神祗一般的无双容颜,琉璃眸之中爆射出令人心悸的光芒,有若实质一般朝着那辆不断发出各种让人面红心跳的声音的马车。

    紫千幻发誓,如果月璃不是顾及到慕容玥的话,绝对会以无上的功力将面前的马车一掌轰碎,然后再把那个无法无天,胆大包天的北辰星抓到手上暴揍一顿,让他彻底得明白,王座的怒火,是经不起挑衅的。

    “月璃,这……咳咳,年轻人,情难自禁,克制不住,自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你……”通红着一张俊脸的紫千幻有些结结巴巴地朝月璃开口说道,有心想要再次将话题转向宸王的寒毒之上,但看着月璃那一副恨不得把宸王生吞活剥了的模样,却是怎么也开不了口。

    果然,不等紫千幻说完,月璃便是冷冷一挥手,朝紫千幻开口道:“本座的火灵石,可是父亲九死一生才得到的,可不能随便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此事有带商讨,待得本座回迷族后,与父亲禀告过今日之事后,再行决定。”

    “什么!”紫千幻险些跳起身来,指着月璃半晌说不出话来,眼前这个月璃的醋意,就足以淹没整个天连山了,还……还要去告诉那个让他每次见到都头痛不已的……

    “什么叫无关紧要的人,北辰星可是你的……你当真见死不救?”紫千幻险些一口将月璃的身份道出,却在月璃那危险的目光之下噤了声。

    果然,吃醋中的人都是没有理智可言的,这个满身都被醋洗过了的家伙,也不好生想想,若是北辰星这小子死了,慕容玥焉能再独活下去?

    “不是还没有死吗?”月璃那一双流光溢彩的琉璃眸眼波一转,冷冷一笑,开口说道。居然敢在他的眼皮子低下对他的……做这等事情!北辰星,你的胆子不小啊!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玥儿可还没有及笄呢!这个色胆包天的混蛋!

    “砰!”盛怒之下的月璃,气急难忍之下,临空一掌劈向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那两人环保的大树,在月璃这一劈之下,顿时被懒腰击断,倾斜着缓缓倒下。

    星殇等人见此,皆是后脊背一阵发凉地缩了缩,心中皆是为自家的主子默哀着,同时更是在心中对宸王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果然不愧是自家的主子,这事情,做得就是痛快!就算你是迷族的王座又如何?想要窥觑咱家主母?迟了!主母和主子,早已经是情比金坚,生死相随!饶是你用尽手段,肆意挑衅,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那你……”紫千幻却是不怕死地继续追问,没办法,谁让他摊上了这么一个外甥呢?只能万分无奈地开口。别忘了,他家那个老祖宗,可是对北辰星这个外甥宝贝的紧呢?若是他不能成功地把这小子体内的寒毒给解了,别说那一群七大姑八大姨不肯放过自己,单就一个老祖宗,就足以让他不得安宁之日。

    “等快死了再谈也不急!”月璃冷冷一笑,慕容玥这么优秀的丫头,还怕没有人要?死了一个北辰星,迷族中有的是大把有为青年,个个都是人中之龙。

    “别忘了玥儿可是和北辰星生死相随的!”紫千幻很是“善意”地提醒了某个不怀好意的王座一眼,却是换来了某王座森冷如冰的一眼。

    看到月璃无语为对的模样,紫千幻心中顿时乐开了花,妖魅无双发容颜上笑得那叫一个风情万种,目光流溢得那叫一个璀璨如华,好吧!饶是你月王座呼风唤雨,但总归还是要顾忌着人家慕容玥的不是?你不在乎我家外甥的性命,那也总不敢不顾忌着你家玥儿的小命不是?

    我家的北辰星如果死了,我的老祖宗不会放过我,但你家的慕容玥如果没命了,你这个月王座的日子也就过到头了!

    突然间,咱们憋屈了许久的紫御座又雄起的,不怕不怕!这月璃不敢不救北辰星的,那个火灵石,人家也会乖乖地教出来的,寒毒,他也会老老实实给解的,谁让人家玥儿有本事呢!一句生死相随,就把什么困难都搞定了!

    月璃将紫千幻突然之间大放的异彩看入眼中,心中懊恼之下,对北辰星越加是看不顺眼了!

    好啊!

    生死相随!

    也要死得了不是?

    死不了,就不用相随了!

    北辰星,在本座救你之前,会让你很痛快的!

    马车内酣战着的两人,自然是不知道就在他们抵死缠绵的时候,外面的一个王座,一个御座,已然为了他们两人,交锋了好几次。

    而就在月璃盛怒之下一掌拍倒了一颗大树的时候,那震天的巨响传入了慕容玥的耳中,引得她一个激灵,开口问道:“什么事!”

    接连在天连山中与紫昕浩斗智斗勇了一天一夜,慕容玥的神经早已经崩到了极致,如今听得这个声音,顿时将她从宸王造就的情潮中惊醒。

    “没事!我们继续……”宸王将一骨碌坐起的慕容玥再次抱进怀中,却是顺势再换了一个姿势进入慕容玥的体内,与之缠绵。

    这马车外可是有着一个御座一个王座在,任是江湖中再厉害的高手来了,也只能铩羽而归,他有什么好顾忌的!

    累极了的慕容玥很是无奈地任由着宸王在她的体内再此撩拨起一番情潮,心知今日若是不满足这个饿狼附身的家伙,他定然不会罢休的,只能无奈地再次伴随着宸王的动作,陷入了新的一番晴欲之中。

    直到宸王再次在她的体内放射出火热的种子之时,早已经累极的慕容玥就这么眼前一黑,便在极致的块感之中昏迷了过去……

    马车在急速而平稳的速度中行驶了一夜之后,终于在天色大亮之时,到达纳兰皇都之中的映月园内。

    餍足了的宸王在小歇了两个时辰后,便被星殇的传音叫醒。

    惬意地伸了伸懒腰,宸王自马车的暗格内取出两套干净的衣服,为自己和慕容玥穿好,再为慕容玥裹上了一张雪狐镶边青红染金舍利皮鹤,这才一把抱起依旧在好眠着的慕容玥,打开了车门,走出了马车。

    才下马车,宸王的眼前便是一闪,淡淡的梅香扑鼻而来,赫然是一脸杀气的月璃挡住了眼前的去路。

    宸王见状淡淡挑了挑眉,看着面前冷然瞪着自己的月璃,很是无辜地笑道:“不知月王座为何挡住本王的去路?莫非是一路劳顿疲倦了?即是这般,星火,快为月王座准备好房间,让月王座和紫御座休息!”

    “星小子,你果然好胆!”月璃如玉的容颜在一头蓝发的衬托下,愈加的尊贵如神,冷冽的目光在落到慕容玥疲倦的容颜上后,稍稍放低了音量,以免惊了熟睡中的慕容玥。

    “本王的胆量一向都比较大,月王座过奖了!”宸王将裹着慕容玥的雪狐镶边青红染金舍利皮鹤拉了拉,以免让慕容玥那娇嫩的容颜被这寒风吹着了,这才笑米米地向月璃说道。

    月璃冷冽的目光在看到宸王对慕容玥那体贴的举止后,稍稍温和了些许,而后依旧没有好脸色地说道:“把玥儿安置好后,到本座房里来一趟!”

    宸王虽然不明白月璃叫自己到他房中究竟是为了什么事,但却依旧是点了点头,很是好心情地道:“月王座有令,北辰星定然遵从。”

    即便不不知道月璃的心中是什么打算,但基于月璃的身份,也是宸王逃避不开的。哪怕是惩罚,为了慕容玥,他也只能咬牙忍受下来。

    月璃听到宸王的回答之后,冷然一笑,点了点头,樱色的粉唇一扬,那意有所指的话便传入了宸王的耳中:“即是如此,本座便敬候你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