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472你将方才的话再说一次

    想到方才的一幕,慕容玥更是气愤难忍,为面前的陈氏心肠之恶毒痛恨不已。

    北辰兰一个长居深宫的公主,与陈氏没有半分仇怨,甚至耶律府更是因为以往耶律风与北辰兰的情谊而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却不想,如今北辰兰失势,这陈氏竟是丧心病狂到连她腹中的胎儿,都拿来作为利用的工具。

    陈氏看着慕容玥愈加冰冷的目光,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加浓烈,只是此时此刻,即便是她有心想要退离求去,已然是不可能的。

    气压愈加浓重之际,慕容玥的声音缓缓地响起:“你口口声声对未婚先孕之人辱骂不休,莫非忘记了当年你也是身怀着六个月身孕进入耶律府的了?陈氏,你果真是当七公主和本王妃好欺吗?”

    “本王的王妃,谁人敢欺?”就在慕容玥的话音方落之际,宸王那低沉魅惑的声音立即响起,不等慕容玥回头,便感觉身后一暖,肩上便多了一张厚实的雪狐氅,而宸王的声音已然近在耳边:“虽是入春了,但咋暖还寒,出来走动,怎能不多穿点,小心着凉了!”

    说着,宸王便搀着慕容玥的手走至走廊旁坐下,目光在看到一旁目光瑟缩地看着他的北辰兰时,闪过一丝了然之色,继而柔柔一笑,道:“原来七妹也在这里。”

    “二皇兄!”北辰兰见到宸王满脸笑容地与自己打招呼,顿时有些受宠若惊站起身来,就要行礼。

    “既然是有身子的人了,就莫要动不动就行礼了!”慕容玥看着北辰兰那份小心翼翼中带着几分讨好的模样,微微一皱眉,开口说道。

    宸王听得慕容玥这般说,想到她亦是身怀有孕之人,顿时嘴角一勾,眉目间满是幸福的模样,看着面前已然变得温婉了许多,亦是即将为人母的北辰兰,顿时感觉顺眼了继续,挥了挥手道:“你皇嫂说的没有错,都是有身孕的人了,一切以孩子为重,莫要因一些不相干的人动怒。”

    说到这里,宸王的声音顿时沉了几分,看向怀中的娇妻问道:“玥儿,你方才为何动怒,谁人惹你生气了?”说着,宸王一双灿若星辰的眸中淡淡地扫过一旁跪着的陈氏,眸中带上了几分杀气,看入一旁跟着的星殇看中,让他顿时精神一震,心中顿时做好了收拾陈氏的打算。

    当初陈氏在乾清宫外对耶律风所做的一切,早已经由天机阁暗卫传入了星殇的耳中,对于这种无耻之徒,星殇可谓是厌恶到了极点,如今这陈氏竟是还敢惹得他最尊敬的主母动怒,这让星殇怎能不欲除之而后快。

    慕容玥怎会不知道宸王的打算,顿时一脸悲愤委屈地说道:“陈氏,你若今日不给本王妃一个满意的答复,本王妃便要请父皇来为本王妃主持公道!”

    宸王听着慕容玥一口一个本王妃,只感觉世间没有什么自称比这三个字更加动听的了!他家的玥儿以往自称可都是“本宫”,而如今这般自称,却是以自己的妻子身份自居。

    心中想着,宸王悄悄地回握住慕容玥的手,带着暖暖的感动,只觉仿佛握住了整个世界。

    陈氏在听得慕容玥如此说,心中更是焦急,连连摇头道:“宸王妃请息怒,臣妇……臣妇……”

    宸王不等陈氏将话说出口,便道:“本王怎不记得耶律韬有想户部递过折子立正妻了,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姨娘,竟敢自臣臣妇?星殇,去把耶律韬给本王叫来,本王倒要问问他究竟是如何治理门户的!”

    “王爷请息怒,王妃请息怒,奴婢,奴婢只是一时口误,求王爷王妃恕罪!”陈氏见宸王似是刻意要将此事闹大,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急的连连磕头。

    宸王见此,只是淡淡地转过头,看向怀中的慕容玥,与慕容玥低声笑谈,却是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逗得慕容玥笑颜嫣然,灿若春花。

    北辰兰看着面前轻拥笑谈着的慕容玥与宸王,心中满是羡慕之情,能够做到这般无视他人的目光,眼中只有彼此,深情缱倦,该是有着怎样广阔的心胸与淡然的格局。

    以往,她只觉得慕容玥配不上自己心中完美的耶律风,对霸占了耶律风未婚妻之位的慕容玥百般厌恶仇视,只觉得对方是如此的粗鄙不堪。

    如今看来,真正无知的人,是自己才对。想往日,慕容玥怒毁耶律风的休书,反休耶律风,再有后来的指婚宸王,惊艳天下。而自己,也从对慕容玥满怀妒忌,渐渐地转变为钦佩,钦佩慕容玥一介女子,竟是能够做下那些多少男子都无法做到的事。

    耶律韬很快就被星殇提着到来,脚尖放落地,星殇便满脸嫌弃地将耶律韬一丢,继而双手怀抱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耶律韬灰头土脸地在地上站定,目光在看到狼狈跪地的陈氏之时,脸色微微一变,继而很快地就恢复了镇定,朝宸王这方行了一礼,道:“臣耶律韬给宸王殿下,宸王妃,公主殿下请安,不知陈氏犯了什么错,竟是这般跪在此处?”

    慕容玥看着一脸正气凛然的耶律韬,眸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却是没有站起身来,反而对欲要开口的宸王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继而看向北辰兰,说道:“此事由七公主而起,便让七公主来说明吧!”

    一旁心思百转的北辰兰在看到一脸正气凛然的耶律韬之后,心中不由升起了浓浓的鄙夷,这个道貌岸然的耶律韬,背地里行的却是卑鄙无耻无所不用其极的肮脏之事。

    听到慕容玥说的话,北辰兰一敛眉眼,凝眸看向她,却望进了一双仿若能够看透人心灵魂的潋滟秋眸之中,在看见了那眸中的信任和支持之际,北辰兰心中一暖,原本被陈氏那尖锐刻薄的话打击的心顿时恢复过来。

    是的!

    她为何要自卑?为何要感到羞耻?

    她腹中的孩子是耶律风的,她与自己最爱的男子爱的结晶,她从来不曾后悔过有了这个孩子,马上就要与耶律风共结连理,更是下定了决心要给腹中孩子世间最纯美的爱。

    她北辰兰有何之错?她应该感到骄傲,感到自豪才是!

    在慕容玥的注视之下,北辰兰傲然站起了身子,以一国公主天之娇女最为完美高贵的姿态睥睨看向面前面目可憎的耶律韬,在红莲与碧云的搀扶之下,步步生姿,来到陈氏的面前,傲然开口道:“你,将你方才对本宫说过的话,再大声地说一次!”

    陈氏面如土色地看着面前尊贵无双,傲然尊贵的北辰兰,在她的睥睨之下,生生被压下了头颅,身子颤栗如筛糠,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结结巴巴开口:“奴婢,奴婢不敢,奴婢知罪,求公主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耶律韬看着丑态百出的陈氏,眸底深处闪过一丝厌恶与失望,果真是一个小户出身的姨娘,终究难当大任,早知如此,今日根本就不该带她入宫,更不能将说服北辰兰的重任交给她。

    北辰兰却是不容许陈氏就这般糊弄过去,而是目光如炬地看着陈氏,再开口,声音之中已然满是皇家的威严:“本宫命你将方才的话再说一次,莫非你要抗命不成?”

    “奴婢不敢……”陈氏哆哆嗦嗦地将视线转向耶律韬,却见耶律韬早已经别开了目,不看向自己,当下心头一冷,知晓她再无后路,只得认命地将方才辱骂北辰兰的话重复了一遍。

    宸王之前并不知道方才慕容玥为何会如此生气,北辰兰的脸色为何会那般苍白,如今听得陈氏的话,星眸顿时一暗,无尽的杀机在其中隐现。

    慕容玥感受到宸王身上的杀气,心中一暖,悄然将柔荑覆上宸王骤然握紧地素手,见得宸王看来,温柔地朝其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未将陈氏的话放入心中。

    宸王反手握住慕容玥的手,心中升起了一股愧疚之情,都怨自己,若非是自己情不自禁,又怎会让得陈氏的话刺伤了玥儿。

    慕容玥见得宸王眸中的愧疚之情,无奈一笑,这家伙果真是想太多了,莫说她本就是二十一世纪来的灵魂,对婚前同居的概念早已经习惯了!

    即便是以这个世界的目光来看又如何,只要两人相爱,又何须在意他人的目光。更何况,当初可是自己主动把自己给了他,要负责,也应该是她当负责人吧!

    ..............................................................................................................................................................

    北辰兰只是一个被德妃刻意宠坏的孩子,其实身为慕容玥的孪生妹妹,她的本质还是不坏的吧!有没有人还是比较喜欢北辰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