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595值得

    慕容玥和宸王此时此刻却是没有心思再去思考暗夜究竟是为何要他们的女儿去做他的婢女,更没有时间去沉浸于慕容玥那腹中竟是有着四个孩子的幸福喜悦。

    众人皆是惊奇地发现,云逸在吞下了暗夜给予的丹药之后,原本极尽全无的气息,竟是开始变得平稳有力起来。

    形如枯槁的身子也开始散发着莹莹光泽,原本枯竭的经脉竟是缓缓地鼓起,似有无尽的精血在其中流淌。

    最让慕容玥与宸王狂喜不已的是,云逸那一头如雪白发,竟是开始缓缓地转为了黑色。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云逸已然恢复到了之前丰神如玉,飘渺如仙,从容如佛的无双风姿。

    “云逸……云逸……没事了!”慕容玥看着面前的一幕,终于放下心来,身子一软,便倒在了宸王的怀中,彻底昏迷了过去……

    待得慕容玥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已然身处于温暖的石室之中。

    “玥儿!”慕容玥才轻轻煽了煽眼睫,耳边便传来了一声温柔平和的呼喊声。

    那声音是如此的温润如玉,从容尊雅,只是短短两字,便仿佛能够洗涤人心一般让人心中用过一股暖流。

    “云逸!”慕容玥原本尤带着几分朦胧的神智陡然一醒,双手猛地一用力,就要坐起身来,但有着近七个月身孕的身子,又怎经得起她这般莽撞,若非是一只有力的胳膊及时扶住了她,只怕这般一个动作,就要伤到了自己。

    “小心!”一股淡淡的雪莲清香混合着丝丝梵香飘入慕容玥的鼻翼,云逸那如佛般悲悯而平和的笑容已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你都是有着七个月身孕的人了,怎么还这般莽莽撞撞的。”云逸在慕容玥的身后垫了一个软软的靠枕之后,让她能够更加舒服滴靠坐着后,便在温玉旁的石凳之上坐下身来,含笑看着慕容玥。

    “云逸,你没事了吧!身子可还有什么不适?”慕容玥关切地开口问道,一双秋眸上下打量着云逸。

    “我很好,玥儿……”云逸看着慕容玥这般关怀备至的模样,心中满是暖意,虽然他今生无缘再与面前的女子白头偕老,但至少,他与她,从不曾走远过。

    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最完美的了!

    只是……

    “玥儿,你这样……值得吗?”虽然他醒来之后,众人都不曾告诉过他一切。但,那时候的他,一开始虽然已经昏迷,却在后来莫明地便恢复了神智,只是却无法操纵自己的身体分毫。

    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身体之所以会有这样奇怪的情况,应该是那个名为暗夜的男子故意为之。

    是以,之前发生的一切,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在听到慕容玥和宸王竟是愿意以终身分离为代价来唤回他的生命之时,那种无法言语的感动,如同潮水一般将他淹没。若非是那个时候他无法动弹,他定然会不顾一切滴打消慕容玥和宸王这个念头。

    这两人,一人是他今生爱恋多年的女子,一人是他自幼一起长大的兄弟,若是需要以牺牲他们一世的幸福来换取自己的生存,那他宁愿永世沉入阿鼻地狱,也不要这样的苟且人世。

    再之后,虽然暗夜换了一个条件,但依旧让云逸为之心痛不已。

    每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的掌中宝心头肉,但玥儿和流星却是为了要救自己,而答应了暗夜在五年后,让他带走自己的一个女儿,这样的结局,怎能不让云逸在感动之余,心痛与自责。

    若非是他,玥儿和流星又怎会要面临骨肉分离之痛……

    听得云逸的问话,慕容玥蓦然抬眸,对上了云逸那双心痛而自责的眼眸,无需多言,她自是了然他话中的意思,深深滴吸了一口气,慕容玥轻轻地抚上了自己的肚子,那里,孩子们已然恢复了安静,不再如同之前那般不安地胎动,仿佛……腹中的孩子也已然知晓此刻母亲的心情。

    “云逸,值得与不值得,你和我的孩子孰轻孰重,我不想去比较,也无从比较,你和孩子,甚至星,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之所以会答应暗夜,并非是我心中有杆称在衡量你们的轻重,而是,对于我来说,你们都是不可或缺之人。但彼时我面临的,是你的生命危急,哪怕暗夜提出再可怕的条件,我也会答应。不论我是要和星分离还是和孩子分离,至少,我们都还活着,只要活着,一切皆有希望。只要活着,我们终有重逢的一日。”

    慕容玥眸光说着,低下头,目光温柔地看着自己的肚子,柔荑在上方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肚皮:“况且,暗夜不是也改变了自己的条件吗?至少,他给了我和孩子五年的欢乐时间,至少,这次的分离,也是有时限的,十年的时间,哪怕再是思念,我也会静心地等待。所以云逸,你无需丝毫的自责,就如同,我对你一直以来的关爱,从不曾言谢一般,我们,是亲人,虽无血缘,却胜过无数拥有着血缘的兄妹。”

    兄妹……

    云逸敛于长袖之下的拳头蓦然一紧,继而缓缓地松开,眼眸缓缓阖上,久久才睁开,看向慕容玥,眸中不再有自责,而是恢复了以往的从容与平和,缓缓一笑,如同雪莲盛开:“是的,我们是兄妹,又何须言谢。你这些日子奔波劳累,有些动了胎气,需要好生修养一番,我先去给你调配些丹药,你且先躺着休息!”

    “好的。对了,萱若醒了吗?”慕容玥见得云逸已然打开了心结,这才放下心来,见他已经起身就要离开,忙开口问道。

    “她还没醒,不过没有大碍,你别担心!”提及萱若,云逸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却被他极快地敛于眼底深处,并未让慕容玥发现。这八日来,萱若的日夜相伴,衣不解带无微不至的照顾以及最后在祭台之上抛却了生死的紧紧相随,无不如同那迷迭香,缠绵地蚀入了他的骨血,挥之不去。

    只是……

    “云逸……萱若她……”

    慕容玥才想要说些什么,却见云逸在匆忙地留下这句话之后,便消失在门外。

    “云逸说的没错,萱若并无大碍,你就不用挂心了!”宸王的身影出现在门外,阳光自他的身后照来,为他清雅的身形度上了一层金边,却也让他魅惑无双的容颜隐入阴暗之处,看来平添了几分阴霾,平白让慕容玥的心中闪过一丝不妙之感。

    果然,不等慕容玥发问,宸王那轻轻浅浅却隐含危险之意的声音便再次传来:“夫人,莫非你就没有别的话想要与为夫的交代?”

    “交代什么?”慕容玥微微一怔,似是一时无法自面前阳光之下妖魅绝伦的宸王风姿之中回过神来。

    “慕容玥……”宸王看着面前尤不知自己犯下了何错的茫然的神情,虽满心怒气,却终究无法对她发出,只能气结地一字一句叫着慕容玥的名字。

    “啊?”慕容玥似是才发觉到面前宸王的不对劲,却依旧没有明白过来宸王为何会如此,反而是腹中的孩子,在听到宸王陡然拔高的音量之后,猛然踢了她的肚皮一下,似是被宸王的声音给惊着了。当下,慕容玥忙伸手抚了抚肚子上被踢的地方,转而有些不虞有些委屈地扁了扁嘴,开口责备道:“北辰星,你好端端地这么大声说话做什么,小心把孩子吓到了!”

    该死的,感情这些日子给北辰星这家伙做的思想工作都白做了!胎教,胎教极为重要知不知道,若是因为受到北辰星的影响,到时候生下四个坏脾气的孩子,岂不是要把整个宸王府闹翻了天?

    宸王在听到慕容玥的话后,身子一僵,有心想要上前对慕容府肚子里的孩子安抚一番,却又忆起了今天自己的决定,如今还没有让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妻子得到应有的教训,若是他就这么上前安抚受惊的妻儿,那自己刻意营造的气势岂不是功亏一篑。

    矛盾中,有生以来第一次准备给自己的小妻子做一番教育以一振夫纲的宸王矛盾了,杯具地立于原地,进退不得……

    而很是腹黑无良地趴在屋顶之上,偷听着下方动静的东方青妍,则是乐得笑开了花,乐得窝进了月璃的怀中:哈哈,北辰星,想要和我家玥儿斗,你还嫩了些,怀孕的女人可是最没有道理可讲的,小心夫纲振不了,反成了妻奴才是!

    .....................................................................................................................................................

    宸王成不成妻奴我不知道,不过安然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宝爸调教成妻奴,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