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4381章 视死如归

    无名海岛的秘密山洞之中。

    慧烈和云慈在一路前行着,云慈的脑海里面一直回放着那些关于渡世大师的事情,紧接着,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慧烈师兄,我依稀记得,东林寺和明月庵差不多是同时间建立的吧?”

    “史料记载,相差十年。”慧烈一边快步行走,一边说道。

    “明月庵当初也有一位掌门云游四海,再也没回来。”云慈摇了摇头:“不会她后来和渡世大师碰见了吧。”

    说完这句话,云慈忽然觉得,自己这出家人,说出如此八卦的言语来,实在是对祖师的大不敬。

    云游四海很正常,为什么非要往这么八卦的角度去考虑呢?

    “你们那个掌门法号为何?”慧烈问道。

    “法号恩济。”云慈说道:“明月庵没有像东林寺一样的藏经阁,而且数次搬迁,所以,并没有特别详实的记载,只是以往掌门的回忆录中粗略提起过。”

    “对于恩济师太,我好像也有过耳闻,据说是水月剑法的创造者。”慧烈说道:“但一时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她了。”

    云慈点了点头:“是的,水月剑法正是恩济掌门所创,据说她是武道方面的天纵奇才。”

    …………

    “你若想多看一会儿,那便看就是了,我不拦你,你如果不要命,那么就来继续阻拦我。”洛佩兹看着李龙炎:“今日,哪怕司徒远空和露天心来到这里,也别想阻我,你又算得上什么呢?”

    不知道为什么,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洛佩兹莫名想到了那两位故人的弟子。

    那个小子,会坏了自己的好事吗?

    虽然和苏锐只是见过一次两次而已,而且自己的实力甩开对方很多,但是在这一点上,洛佩兹还真是莫名的不太自信。

    那个来自于华夏的年轻人,总是在创造着奇迹,所有站在他对立面的人,都会产生一种浓浓的不安定的感觉。

    “这是我的地盘,我不可能后退半步。”李龙炎说道。

    不过,嘴上虽然这样讲,李龙炎的心里面也会觉得,自己这种一代风云人物,如果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死掉,确实是有点太憋屈了。

    洛佩兹抬起了自己的手。

    那看似微微有些干枯的手掌里面,似乎是有着电闪雷鸣。

    仅仅是一个起手式,就能够拥有这般威力,似乎自身的力量都可以引起自然界的共振,那么,洛佩兹真正的实力得到达什么样的程度?

    耐萨里奥却忽然往前站了一步,开口说道:“我觉得,倒是不着急先杀了他。”

    “为什么?”洛佩兹问道。

    李龙炎见状,心中涌出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很简单,我觉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耐萨里奥显然对叶普岛这两天来所发生的事情不是一无所知的,他微笑地看着李龙炎,说道:“我不想要看阿波罗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和他是宿敌,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联手,不是吗?”

    “阿波罗?”李龙炎皱了皱眉头:“那是谁?”

    “就是苏锐。”耐萨里奥说道:“我知道,你今天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扫地,而这一切,都是拜苏锐所赐,从此,华夏江湖世界再也没有了你的立锥之地,不是吗?”

    当然,耐萨里奥这句话是有些言重了的,虽然李龙炎今天已经成了笑柄,大大的坏了自己的路人缘,但也不至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可是,这句话,无疑相当于在李龙炎的心里面种下了一根刺。

    “苏锐?”

    李龙炎显然想不明白,为什么苏锐会和这几个人扯上关系。

    但是,这个名字,明显是让他咬牙切齿的。

    如果不是因为苏锐,这一次才俊之战和比武招亲的走向,断然不会朝着如今的结局发展,他的人生也连带着一起被毁掉了。

    “没错,我能够看出你眼睛里面的恨意。”耐萨里奥淡淡的说道:“他害得我失去了未来,我想,这一点,你也一样,对吗?”

    呵呵,两个失去了未来的男人。

    “或许你们并不懂得什么叫做未来,不过是一点点的小挫折而已。”洛佩兹看了看耐萨里奥,意味深长地说了出了这句话:“就你们这点心胸,凭什么想着要拥有星空?”

    耐萨里奥对这石室里面的千佛壁可完全不感兴趣,他对洛佩兹说道:“这和星空与野心无关,如果有心结未解开的话,那么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再突破,那还谈什么未来?”

    洛佩兹嘲讽地笑了笑。

    他可没有在这个话题上争论的兴致,无论是李龙炎,还是耐萨里奥,他们今天所遇到的挫折,和洛佩兹曾经经历的那些事情相比,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洛佩兹他只是丢下了一句:“关于这个问题,你们什么时候商量好了,记得告诉我一个结果。”

    李龙炎的事情交给耐萨里奥来处理,洛佩兹自己则是静静地欣赏千佛壁上的雕塑。

    他一边欣赏着,一边感慨道:“真的不知道雕刻出如此作品的究竟是何方神圣,这千佛壁真是美轮美奂,叹为观止。”

    “可惜的是,怎么在漏水呢?”洛佩兹看着从那几个小孔中不断流出的海水,眉头皱了皱:“这是刚刚开始漏水的,还是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

    李龙炎说道:“半个多小时之前开始漏水,以往此地一直都非常的干燥。”

    “这些佛家典籍,看来要尽快转移了。”洛佩兹摇了摇头,说道。

    外面的喊杀声再度响起来了。

    很显然,是慧烈与云慈赶到了。

    这一路上所遇到的浮雕,让慧烈的心情有些澎湃,他越发的确认,这里就是渡世大师曾经呆过的地方。

    或许,这位一手创立东林寺的大师,极有可能是在此地坐化的。

    所以,身为东林寺当代住持的慧烈,自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里的密藏被西方人取走。

    慧烈确实是个心怀天下之辈,虽然这里极有可能是东林寺开派祖师留下的宝藏,但是他根本没有想过要让东林寺独占这些东西,慧烈是站在整个华夏江湖世界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的。

    严格说来,在慧烈的眼中,渡世大师在还俗之后,已经算不得东林寺的人了,他所留下的东西,可能是整个华夏江湖世界的瑰宝,完全可以让世人共享。

    这一份眼光和格局,不知道甩开李龙炎多少条街。

    此时,阻拦在慧烈和云慈面前的有二十个黑衣人,同样手持长刀。

    他们的实力看起来明显比之前留在外面的那些人要更强大一些。

    而且,这二十个人并没有同时冲上来,反而只站出来六个,其他的人则是伺机进行突袭。

    慧烈和云慈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留力,一出手就是全力爆发,气爆声不断炸响。

    然而,由于通道并不算宽敞,他们很难将自身的战法优势完全地发挥出来,在打死了几个人之后,云慈的身上又多了两道刀伤,而慧烈的右臂同样中招,鲜血已经把他僧袍的袖子染红了。

    “还有十五个。”慧烈说道。

    两人身上都受了伤,以二打十五,局面明显很不乐观。

    这些人明显是训练有素的,毕竟来自于洛佩兹的亲手调教,不可能弱到哪里去的,这些家伙的实战经验也很丰富,不知道一起打了多少次的团战,配合的默契程度简直让人咋舌。

    往往慧烈和云慈在对正面攻击进行反攻的时候,就有敌人准确的找到空档进行偷袭,这两大掌门的武功虽强,但都不是三头六臂,在这种情况下,受伤就已经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了。

    如果不是慧烈和云慈这种超一流高手来到这里,那么,恐怕江湖人士都会被洛佩兹这二十个手下给拦在外面,根本不可能突破进去!

    哪怕是以苏锐的身手,想要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里面硬生生地杀过去,也是千难万难,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才可以!

    “继续战吧,华夏的瑰宝,不能让有着狼子野心的人染指。”慧烈稍稍的平复了一下呼吸,眼睛里面绽放出了冷冽的光芒。

    在以往,他几乎从未露出过如此眼光。

    这是一种视死如归的眼神。

    慧烈这么一说,云慈便明白了,这位东林住持压根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受这样的决心所感染,云慈也点了点头:“华东派的贤稻兄,多半也是死于这些人之手,你我此行正好也是替贤稻兄报了仇。”

    “出家人,没什么放不下的。”慧烈这句话是说给云慈听的。

    说完之后,他身上的气势骤然间爆发开来,这通道里面,烟尘四起!

    面对慧烈如此攻击,站在对面的黑衣人首当其冲!

    他只感觉到一股狂猛的气体骤然间冲到了他的脸上!

    轰!

    那一股气爆,几乎把他整个人都要给炸的晕过去了!

    天知道慧烈这超强一共之中到底蕴含着多大的威力!

    这个黑衣人的长刀已经举起来了,但是并没有来得及劈砍下去,慧烈的双掌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胸口了!

    砰!

    此人被拍得直接倒飞了出去!

    由于此人自身的防御能力确实很强,慧烈这一掌并没有要了他的性命,但是,他在撞翻了两个同伴之后,吐了一口血,还未来得及起身,一道寒芒已经划破了空间,直接插进了他的喉咙里面去了!

    那是云慈的水月剑!